第八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新17章

自从阿姨公开和晓玉睡到一块后,我心中虽然失落不已却每天强迫保持着正常。小诗涵几次过问都让心头滴血的我搪塞过去了。慢慢的也逐渐强迫自己忘却此事。将注意力转到佳怡、雨婷、警花小姨的大难题。

她们吃饭时总是有个被韩少调教出的恶习,那就是她们总是不由自主的试图将碗放在地上像狗一样跪在地上吃。这个习惯始终难以纠正,所以吃饭时必须一直连哄带吓的盯着她们吃。不然等我暂时离开一转过背回来三女就已经跪倒了地上撅着屁股去嗅饭菜的味道。此外她们吃饭时总是磨磨蹭蹭的好象饭菜很是难吃的小孩一样,半天吃不下一口饭。尝试了各种方式均无见效后,我偷偷试验了下将佳怡单独拉到房间里,用手yin打出来的jing液倒在佳怡吃饭的小碗中和米饭混合在一起放在地上。结果佳怡迟疑的嗅了嗅小碗中浓厚的jing液气味,仿佛饿极了一般飞快的跪下,小脑袋埋到了碗中香甜无比的吃起了jing液混饭。我苦笑着想到果然是这样……

当然阿姨也有这个习惯,只是她和晓玉的关系突破后。晓玉总是让她在椅子上坐好,像喂小孩似的拿着勺子喂她吃让她未能如愿而已。对于阿姨来说只要是晓玉喂她吃的不管是什么她都吃的很开心很幸福,至于小美妇俞琪绮,通常只能绑好了由诗涵半强迫的喂她吃饭……

阿姨在晓玉的喂食下似乎逐渐习惯了正常就餐的方式,一边衔着勺子一边不时的目光飘向几个试图跪到地上吃饭的亲人。晓玉担心阿姨重新染上恶习便找上我商量着能不能让阿姨单独在房间里吃,不然阿姨这个习惯难以的根除。我想了想便也同意了,此后晓玉和阿姨总是单独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

可情况又出现了晓玉只需要照顾阿姨,诗涵要照顾自己母亲俞琪绮,而我一个人要照顾姐妹俩和小姨吃饭,经常忙的我不可开交。刚刚扶起并强迫佳怡坐下雨婷和小姨就又跪了下去。让我头疼的不行。这样过了几天后,我询问了下晓玉并的知阿姨吃饭的情况已经基本治愈了。我考虑了下要求晓玉帮忙照看警花小姨,毕竟同时盯着三个人是件很困难的事。晓玉最终不太情愿的答应了。我到也能理解晓玉,恐怕是想和阿姨一吃完饭后就可以抱在一块说说情话睡睡觉,兴致好的时候还可以打上一炮。多了个小姨进去不方便不说还得伺候她吃饭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和阿姨亲热。可我心底却很高兴小姨进去后能打断晓玉和阿姨的亲热。甚至有些幸灾乐祸,毕竟晚上也就算了最近中午路过晓玉房间也时常听到两人激烈的交欢声让我心中隐隐做痛。

在我将警花小姨交给了晓玉负责后,单独照顾佳怡和雨婷总算也轻松了不少。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眼前来了一件我必须离开处理的问题那就是:春节。平日里找借口不回家也已经有差不多半年了,就算在外地读书学业紧张可怎么着春节也的回家一趟。由于面临韩少的威胁,我只能独自一人回家以降低被发现的风险,最终我在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后,将照顾佳怡一家的重任交给了晓玉和诗涵。离开时也没有向晓玉和诗涵道别,还是诗涵和刚刚从阿姨身上爬起来洗完澡的晓玉跑到大门送的我。最后我笑着摇了摇手对他们说道:"照顾好她们……我很快就回来"然后踏上了前往机场的出租车……

回到家的日子里我始终挂念着佳怡一家,不时都会打电话给诗涵或晓玉询问佳怡一家的情况。接过电话的诗涵告诉我她好象发烧了精神不太好。我急忙嘱咐她自己照顾好自己,春节过完我马上就回来。而晓玉告诉我最近他在网上看到一些治疗精神和药物上瘾方面的病例,里面提到了给病人组织一些小游戏有助与她们恢复。我之后询问了医师又找到了一些书籍,果然有这个方面的介绍。很快将一些相关的案例发给了晓玉让他先试下。

过了两天我又和晓玉联系,晓玉说效果确实有但可能还需要多做一段时间才行,我同意了他的意见。偶尔又和已经逐渐恢复了精神的晶晶玉玉通话。晶晶已经恢复了往日开心果的本性她大声的在话筒里嚷嚷着:"宇哥哥!宇哥哥!昨天晶晶有和玉玉还有诗涵姐姐她们做游戏哦!晶晶昨天玩的很开心呢!……"玉玉抢过了话筒说到:"宇哥哥……我是玉玉……妈妈昨天和我们一起游戏了!我们昨天玩的是比赛吃饭呢!她今天看上去很有精神呢!妈妈是不是快要好了?"心中一喜的我高兴的说道:"是么?那太好了!呵呵只要玉玉和晶晶乖乖的听话,馨妤姐很快就会康复的!"玉玉开心的笑到:"恩!

玉玉会很听话的!宇哥哥,您快点回来好么?玉玉也想和宇哥哥做游戏……"一旁的晶晶也大叫起来:"呀!玉玉好狡猾!晶晶也想和宇哥哥做游戏啊!哥哥快回来把!"开心的我乐呵呵的说道:"好好好!我很快就会回来!晶晶和玉玉乖乖等我哦!"玉玉:"恩!宇哥哥快些回来哦!呀!晓玉哥哥在叫我们去游戏了!我们先去了哦!拜拜"和玉玉通过话的我心中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相信这样的话佳怡一家迟早会恢复过来的。

只是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恢复记忆……

在家呆了十天时,我又打通了诗涵的电话结果是晶晶接的,电话里的晶晶喘着气的说到:"呼……宇哥哥!你还没有回来么"我说道:"快了!晶晶在干什么呢?"晶晶笑嘻嘻的说道:"晶晶正在做限时俯卧撑游戏哦!呼……

嘿嘿。晶晶已经做完好多个了!呼……呼……我要加把劲不要输,今天一定要拿到奖励!恩~晶晶还有力气!晶晶不会输的!呼……呼……"我头上一把大汗:"晶晶不要太辛苦了……"电话那头的晶晶正忙着做俯卧撑随口答应了句,看样子那边情况还不错,胡乱和晶晶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在春节即将结束的几天里又问了下晓玉女友一家的恢复状况,得到的答案让人非常满意。可晓玉又告诉我诗涵的病还没有康复,他今天和诗涵去医院检查了下,医生说诗涵发烧的有些厉害。要诗涵多休息如果发现情况恶化要立即到医院就诊。我心中虽然很担心诗涵,只好让晓玉照顾好她,有情况立即给我电话……

春节终于过去了父母强行留了我十五天后,我终于踏上了飞往台湾的飞机。

下飞机后我立即坐上了出租车后,被司机以回来没客人的理由付了双倍的车费。

在司机一脸疑惑中苦笑着前往海边小屋。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到达黑漆漆的海边小屋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出租车司机以飞快的速度帮我把行李放在地方,头也不回迅速开车离开了。或许在他心中我这个夜里跑到无人居住的海边渡假别墅区的人本身就很诡异把。

走了一大截路后我看到租住的小屋可屋子却漆黑一片。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才晚上9点半而已。"怎么早就睡了么?"我心中想到。打开了房门屋子里静悄悄的。我怕几女都已经睡下不想打扰她们。而肚子感觉有些饿就来到厨房里,看到还有饭菜顺手热了下。然后又去洗了个澡。等洗完后拿起热好的饭菜吃了起来。"扑!"我将嘴中满是怪味的饭菜喷了出来。急忙打开了大灯看向刚刚热好的饭菜。只见这些冒着热气的饭菜已经变质了,一股霉变的气味让我作呕不已。"不对呀?以前诗涵在的时候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情况啊!对了诗涵生病了……哎不知道她好点没,要不把!"心中想到如此的我走到了诗涵的房间轻轻敲了下门:"诗涵!睡了么?"房间里没有回答看样子是睡下了。而放心不下的我打开了房门后却惊呆了我。

诗涵……不见了……我看着空空如也的小床心中一种不安的预感袭来。我疯狂的顺着房间一个个的打开来看!佳怡没有……晶晶和玉玉没有……馨妤姐也没有……小美妇俞琪绮没有……最后我疯狂的踹开了晓玉的房间。果然……房间里同样空空如也……我惊恐的颤抖着拨通了晓玉和诗涵的电话,结果都是关机……

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我在晓玉的房间里仔细寻找起来。地毯上一个小盆吸引了我的目光……我走进看了看,这个小盆似乎是用来装饭菜的上面还有一些干硬的饭粒,刚刚拿起来就隐约闻到一股jing液气味。我心中仿佛明白了什么迅速打开了晓玉房间里的电脑,打开了许久不用的空间。空间里名为"终章"的文件刺痛了我的心,心脏疯狂的跳动起来。颤抖的手移动鼠标指向了上面,犹豫了会……重重的点了下去……

影片似乎是从阿姨和晓玉住到一块后开始拍摄的。阿姨正乖乖的坐在房间床上含情默默的看着房门,很快晓玉端着饭菜走了进来。阿姨的绵绵情意的看着晓玉的小脸。晓玉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将饭菜慢慢的喂给阿姨吃,而是自己先迅速的吃掉了一些,然后将剩下饭菜放在了地上说到:"莹莹,准备好了么?"他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叫阿姨的?他以往不都是叫老师么?我心中感到自己似乎被欺骗了。阿姨顺从的答应了,她迅速的拖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然后跪趴在地上撅起自己滚圆的屁股。

晓玉笑了笑一手毫不怜悯的重重煽下。"啪~""啪~"两声清脆的拍肉声后,阿姨雪白的美臀迅速浮起了两个小小的红手印看上去是那么的刺眼,而阿姨却一声不吭的照旧跪趴在地上。晓玉抱着这个大屁股兴奋的亲了几口后,然后舌头顺着股沟一路滑进了粉嫩的xiāo穴。"呜~"阿姨轻哼了声仿佛过电一般浑身一震,然后逆来顺受的任由小男生侵犯自己的下体。

阿姨迷人的mi穴让晓玉流连忘返,舌头一下一下的舔吸着甜美的花汁。跨下那非人的巨炮逐渐膨胀起来。阿姨在晓玉熟练的吃穴技巧下,mi穴早已敏感不堪娇喘的对晓玉说到:"晓玉……让……让母狗老师来服侍您好么?……不然……不然晓玉太厉害了,母狗老师都要泄出来了……"晓玉得意的笑了笑然后重重吸了下蛤肉。"嘤……"阿姨差点被晓玉弄吹了出来。

阿姨被玩的娇躯酥软的趴在地毯上,良久才提起一丝力气跪着趴到了晓玉跟前。此刻的晓玉站的直直的,微笑的看着母狗般yin贱的阿姨。跨下的巨炮挺翘的指着美妇的俏容,阿姨看着这只给自己下种并带来无数快乐的男根,俏脸浮现出了迷人的红晕。她仿佛对待情郎一般温柔的用玉手托着晓玉跨下一对硕大的春子,小男生圆鼓鼓的卵袋巨大到一手几乎捏不住的程度,阿姨小心的托着它们轻轻的揉动着。感受着这对硕大骚热的春子在自己手中微微的滚动。卵袋上隐隐浮现的脉路显示了这对春子是多么的健壮。想到里面包裹着的新鲜奶油般灼热浓稠的男精,阿姨的芳心有如小鹿猛撞一般。

仔细的欣赏了一番巨炮后,俏脸羞红的阿姨虔诚的亲吻了一下小男生的小腹。

然后托起自己怀孕后生生被流氓玩大的g级豪ru,将晓玉耸立的巨炮夹到ru根处。

然后丝毫不顾敏感的豪ru上传来的生涨感,用力的将它们压紧火热的男根。忍受着豪ru传来的阵阵生涨,看着小男生硕大的肉冠直直指着自己,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微微裂开的马眼上一丝晶亮的液体。阿姨心中一股变态的愉悦感缓缓生起。

她撒娇一般的对着晓玉说到:"晓玉……晓玉……您的棒棒好烫哦……母狗莹莹好想吃……"晓玉抚摩着面若桃花的俏脸说到:"呵呵,莹莹。一会乖乖给我做昨天教你的事知道么?做好我就奖励你的子宫吃我的浓精哦。"阿姨兴奋应到:"恩……"晓玉开心的笑着:"呵呵。莹莹好乖呢……来,先给我按摩一下~"两只玉指捏着粉红的蓓蕾,托着自己硕大的ru球,缓慢的在小男生异常狰狞的火炮慢慢揉动起来。"哦……丝……"晓玉被异常柔软滑腻的ru球包裹中忍不住呻吟起来。而阿姨却yin贱的微微喘息着,越发飞快的用ru球揉搓巨炮。少妇美目迷离看着不断从自己雪白美xiong中冒出的紫红色肉冠yin心被彻底点燃。她猛的将自己的一对ru瓜压到炮根,死死的抵着圆鼓鼓的春袋。露出一大截被搓的发红的火炮,然后粉嫩的舌头挑在马眼上,将细缝里的晶莹一舔而尽桃花般的俏脸仿佛品尝到了稀世美味一般陶醉不已。粉嫩的舌尖顺着肉冠的沟漕仔细的清理起来,然后又伸向发红的炮身来回吸吮。不一会就将整支火炮舔吸的晶亮,硕大的ru球再此猛搓……

在晓玉闭目发出一阵舒爽的呻吟后,他猛的按住了阿姨的头。对阿姨说到:"好了先到这里,一会莹莹做的好的话,我再好好奖励。"阿姨羞红的小脸依依不舍的看着小男生那支异与常人的阳根,重重的点了点头。晓玉看到阿姨如此温顺笑嘻嘻的说到:"呵呵~来奖励老师吞个响炮……""恩,晓玉主人,您好好哦……"阿姨兴奋的娇叫到,迅速钻到了晓玉的跨下,抬起头伸出自己的香舌顶在卵袋后一路重重的舔了个来回,娇嫩的舌片死死的顶着有力跳动的炮根,将它压在仍然稚嫩的小腹上慢慢的向上舔。阿姨非常享受这个过程,眯起眼睛看着晓玉清秀的面容。在舌头舔到肉冠时娇笑了一声,香舌垫在贝齿上仿佛yin妇一般慢慢的将男根压进自己的喉咙。

"恩……呜……"吞咽着男根的阿姨发出一阵娇媚的呻吟。晓玉却按住了阿姨的头,猛的坐在了阿姨脸上,将她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跨下。"呜……恩……呜……呜……""呼……呼……"小男生粗鲁的按着阿姨的头,粗壮的男根仿佛要刺穿阿姨的美颈一般,一对春子在阿姨的脸匣边被压的青筋怒张。憋的阿姨几乎喘不了气,然后晓玉猛的站了起来"啵~"的一声,将跳动的男根抽出了美妇的喉咙,只见坚挺的男根拖着一根晶莹的细线吊在阿姨剧烈喘息满脸春意的俏脸前。

晓玉嘿嘿笑了下,然后一手捏着阿姨的小嘴从口中吐出了一团唾液,将它精准的滴在了阿姨的艳唇中,轻谑的表情丝毫看不出以往爱怜的神情。而阿姨却很熟练的将晓玉吐出的唾液一口吞下,既享受又幸福表情似乎已经玩过了很多次这种游戏一般。眼前这个已经完全陌生的晓玉让我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虽然愤怒的几乎要将鼠标捏碎却又上瘾般无可奈何的继续看。

阿姨在满脸春意中按照晓玉的意思钻进了被子,而晓玉自己却走出了房门。

影片跳了下,晓玉牵着身穿一套灰色女士西裤和宽大针织毛衣的警花小姨走进了房中。果然……韩晓玉这个恶魔对警花小姨也下手了……那么……其他人也是……心中冒出的可怕想法让我一身冷汗和无力……而晓玉已经让ol一般的警花小姨在床前站好。

警花小姨的面容仍然如同往常一般呆滞,晓玉坐在了地毯上一个被毛毯裹住的软凳上。他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精制干练的俏容,然后指了下地毯上盛着食物的小盆。警花小姨看着这个异常的情景。被男人们肆意强奸玩弄后调教出的yin贱本能令她逐渐回过神来,呆呆的神情变化成兴奋的表情,她手脚并用的跪在地上仿佛回到了男人骑在自己身上边cāo穴,边嬉笑着欣赏自己吃食的日子。

虽然同往常不太一样,小姨仍然迟疑的去嗅了嗅饭菜。盘子里食物的味道让警花小姨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晓玉。晓玉笑了笑坐在那个披着毛毯的软凳上张开了自己的腿,露出跨下高高挺起的帐篷,一边用眼神戏谑的看着地上的警花。

警花小姨楞了会,晓玉巨大的转变没有让警花小姨反映过来。不过多日的调教经历让她迟疑的跪爬向床边的晓玉。

小心翼翼的瞧了瞧晓玉,然后用精致的小脸蹭了蹭男生高高顶起的跨档,看着晓玉闭目养神没有什么反映,小姨大胆的用牙齿咬住了拉链拉了拉。晓玉仍然没什么反映,小姨俏脸露出一个兴奋中透着病态的笑容,迅速用灵活的香舌滑入小男生的跨档,将早已硬绑绑的男根勾了出来。看着眼前夺取自己贞洁的巨炮小姨忍不住摸了摸自己鼓起的肚子。然后兴奋的将男根整只用力吞到了口中。或许是太久没有品尝男根的关系,满是病态红晕的警花小姨贪婪的吞咽着晓玉巨大的rou棒,滚烫的粗壮将警花小姨咯的咳嗽不已,不过她却仍然死死的抵着rou棒,好象生怕自己一后退rou棒就会消失一般。

"咯……饿……"小姨吞咽中发出一声声yin靡的异响,在一阵狂吞猛咽下翻着白眼的警花小姨终于将rou棒完全吞服到自己口中,任由硕大的肉冠在自己纤细的美颈上印出一个变态的痕迹。警花小姨小心的调整着口中的rou棒,布满变态yin晕的俏容露出一个极度满足的表情,她艰难的用香舌在把自己撑的难受至极的炮身上扫弄起来。

"恩……呼……"晓玉舒服的呻吟出声,警花小姨仿佛被表扬了一般兴奋的伸出玉手搓弄着卵袋里的一对春子。舒爽的晓玉突然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下的软凳,原本静止的软凳突然爬了起来。那里是什么软凳分明就是披着毛毯的阿姨……

赤身裸体情动不堪的阿姨爬起身后迅速反抱住晓玉,然后一个热吻将小男生堵了个正着。晓玉的舌头在阿姨精湛的舌技下,欲火蹭蹭的冒了起来。在警花小姨难受混合着兴奋的神情中,将小姨香艳的小嘴当做yin穴猛cāo了起来。

"呜……呜……恩……恩……"小姨被粗壮的男根毫无怜悯的冲撞着小嘴,神情越发yin贱,两手缠在小男生的大腿上,每一次晓玉向下压时猛的挺起自己的身子试图让火热的男根更加深入熟美饥渴的女体,精致的俏脸完全埋到了晓玉的跨下。而阿姨却开心的和晓玉进行着法式湿吻,香舌裹着晓玉的舌头两人的口中交缠不休。一对双丸在晓玉的背上压的扁扁的。

多日禁欲的警花小姨在晓玉粗暴的动作中下身早已泥泞不堪,女士西裤下方已经出现一片水渍,晓玉享受了一会美妇姐妹的服侍,一手抓着警花小姨的的头发将她提了开来,抹上了一层晶莹的男根仿佛宝剑出鞘一般缓缓从红艳的小嘴中抽了出来。"咳……咳……"警花小姨不住咳嗽着,一对美目却死死的盯着眼前冒着热气的雄壮男根。粗长的男根在晓玉的控制下轻轻拍打着小姨精致的脸庞:"呵呵,母狗妤,有没有想我啊?"警花小姨温柔的笑了起来,只是那yin贱的神情深深的刺伤了我。

晓玉看着跪在自己跨下的昔日警花,不时和身后的阿姨重重的打个啵,亲嘴的响声轮番刺激着警花小姨,让她伸出自己的嫩舌轻轻舔着艳丽的嘴唇,幻想自己和眼前的小男孩激烈热吻。一手抚上了自己xiong前捏住挺立起的蓓蕾,一手却伸向了下体按在泥泞的花穴上抚弄起来。俏脸轻轻的来回蹭着男孩跨下的男根。yin贱求欢的模样让小男生粗暴的一把将警花小姨的毛衣翻了起来,露出里面一对雪白高耸的美ru,然后狠狠的一巴掌煽在上面!

"啪!""呀……"小姨xiong前高耸娇嫩的ru房被小男生煽打的猛的弹了起来,雪白的ru肉上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红手印,看上去是那么的刺眼。而刚刚和晓玉结束热吻的阿姨却靠在晓玉肩头恳求到:"晓玉主人……母狗老师也想要这样……"晓玉嘿嘿一笑说到:"是么?呵呵,莹莹老师你们姐妹俩还真是一样的贱啊。"被晓玉侮辱的阿姨丝毫没有生气反而像是理所当然一般,用自己硕大的双丸在晓玉背上撒娇磨蹭,恳求到:"恩……晓玉……晓玉主人……母狗老师也想要嘛……"晓玉清秀的脸上此刻满是yin邪的笑容……

一对高挑美艳的姐妹花跪在冰凉的地毯上,不知羞耻将两对硕大的gru暴露在男人面前,骄傲高耸的ru房好象讨赏一般挺起。晓玉一手按在一人的xiong前,把弄着两对色泽大小几乎相同的硕大肉丸,然后捏着粉红的蓓蕾又搓又揉的,一对美妇姐妹轻声呻吟着享受着主人的玩弄。很快两对豪ru恭敬的将少年挺立的巨炮死死夹住,两张成熟秀丽的面容同时低下,将红唇印在发烫的肉冠上……

"哦"被美妇xiong前的硕大肉球包裹住分身的晓玉舒爽的呻吟起来,两名美妇仿佛得到了命令一番,紧紧夹着xiong前的巨炮上下揉动起来。"荷……荷……哦……""呜……恩……晓玉主人……晓玉主人的大棒棒好烫……呼……""主人……晓玉……母狗妤的nǎi子要化掉了……母狗……母狗妤好想吃主人的精子……浓浓的……烫烫的……呜……呜~……"两对豪ru不断变幻着yin靡的形状,伴随着房间里不堪入耳的yin靡娇喘让我跨下的rou棒绷的疼痛不已,心中却愤怒的狠不得撕碎眼前的一切。

奶炮服侍了好一会,晓玉一手抓住了警花小姨的秀发,仿佛抓的一只牲畜一般将其死死按住,灼热的男根狠狠的刺进了嫣红的小口中……"咳……咳……饿……"警花小姨被晓玉粗暴的一刺到底,肉冠几乎毫无停滞的就突入了修长的美颈,硕大的卵袋卡在小嘴边清晰的浮现出下面青色的脉路。没等眼泪花花的美妇缓过神来,晓玉坏笑着猛的抓起警花小姨的秀发,"啵~"在如同开酒瓶一般清脆的声响中,带着一丝黏液的粗壮rou棒生生被拔了出来。随后阿姨同样仿佛牲畜般被死死按住,男根再次狠狠的刺入美妇口中……

"啵~"……"啵~"……"啵~"……一声又一声开酒瓶般清脆的声响,阿姨和警花小姨的俏容已经布满了泪花和yin贱的满足,晓玉玩的哈哈大笑起来,不时赏给两女吊钟般硕大的ru球一个狠狠的奶光,yin贱的奶头甚至将少年小手弄的一手湿滑的ru汁。

看着两女越发yin荡的面容,晓玉停止了极度羞辱的游戏,他命令小姨背对着他跪在软凳上,穿着灰色女士西裤的美臀在软登上不由自主的高高翘起,毫无廉耻的尽情展示着完美诱人的曲线,晓玉随手拔下了西裤,摸上了黑丝包裹住的滚圆臀部嘿嘿笑着说到:"母狗妤的屁股好圆啊,嘿嘿,让我摸一摸。"轻轻扭动着自己美臀磨蹭着男生双手的小姨娇声说到:"主人……母狗的下贱屁股就是生下来让主人玩的……主人……请,请用您的大rou棒在母狗的身体里shè精把……"抚摩着小姨臀部的晓玉嘻嘻的笑着说到:"想吃精子?不过现在还不行哦!

嘿嘿,还要等你通过考验才可以!"小姨兴奋的叫到:"什么考验啊!主人可以开始了么?下贱母狗的肚子已经忍不住想要吃主人香浓的精子了呢……"晓玉嘿嘿一笑命令娇媚的阿姨爬到小姨的身上,两女的美臀相互交叠着高高的翘起,而晓玉则笑嘻嘻的骑到了阿姨的背上,两腿离地死死夹住两女的臀部,仿佛骑马一般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两女身上。在我愤怒的注视中跨下坚挺粗大的火炮对准阿姨的小菊花重重压了下去。"呀!……晓玉……晓玉……我的主人……母狗莹莹的菊眼被主人干的舒服死了……啊……呀……"被爆菊花的阿姨忍不住畅快的叫唤起来。晓玉死死固定着阿姨的臀部疯狂的冲撞着阿姨的菊穴。很快白皙的美臀被晓玉砸的红通通的,阿姨也在疯狂的菊交中被玩的花汁飞溅,在娇柔的媚叫中不断滴落身下警花小姨滚圆的臀线上,两个交叠的美臀仿佛天然的座椅一般缓冲着越发大力的冲击力。而警花小姨在兴奋至余还要辛苦的护着鼓鼓的肚子,小心翼翼控制着自己的重心,被晓玉粗暴的抓扣着xiong前ru球,下贱的将男生弄的一手都是香滑ru汁,mi穴深处饥渴的仿佛抽搐一般不断蠕动,不一会就累的浑身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