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终章女友一家的结局

随着将女友一家救离韩少的魔爪已经过去了四个月,期间为了维持生活我以晓玉的名义向韩少索要了一笔不少的费用。而时间也已经到了2月初春节即将来临之既……由于担心韩少的爪牙在机场和渡口守侯我们,我将被男人调教的如发情母畜一般yin贱的女友一家转移到了非常偏远的乡下,在几经辗转后在临海偏僻的地方租下了一座房子。这附近的房子主要用于度假时游玩,现在的时节这里的主人都回去准备过节了所以附近相当的寂静。

几个月的时间里女友一家的状态相当不好,我尝试了各种方法试图让她们戒除对性欲的追求但收效甚微,佳怡、雨婷已经全然将我忘记的干干净净,在她们眼中我除了是一个可以喂饱她们饥饿子宫的男人以外,以往的爱慕和厌恶统统没有了踪迹,每当我看着她们恳求交欢的俏脸时心头仿佛滴血一般的疼痛。我只能强制性的在佳怡和雨婷发情时不顾她们强抱着我胡乱亲吻哀求,强行捆绑住她们扭动的身子。通常让佳怡和雨婷在床上发情一两个小时后,两名少女满是香汗的娇躯就会顶着个高高隆起的肚子软软的倒在床上昏睡过去。而诗涵的母亲由于是最早被韩少调教的至今所有的治疗都对她豪无效果。她发情的频率远远比姐妹俩高的多,每天深夜听到隔壁隐约传来被捆绑在床上的小美妇不断呻吟哀嚎着,让我不禁对治愈她的几率抱以最坏的打算,诗涵对着自己母亲每日发情的痛苦一边哭泣不已,一边精心的照顾着自己母亲……

接受韩少调教时间最短的警花小姨袁馨妤是情况最好的一个,除了短暂的发情时间以外平日里总是呆呆的神情木衲仿佛丢了魂一般,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小女儿也记不起她们的身份,却偶尔会对着小姐妹和晓玉傻笑一番。晶晶和玉玉不止一次的问到为什么妈妈的肚子鼓鼓的,阿姨也是佳怡姐姐她们都是?我只好顺口编了个故事承认了她们的怀孕。晶晶和玉玉还太小并不清楚怀孕代表什么,因此她们又问到为什么妈妈好象不认识她们了?我只得告诉晶晶和玉玉她们的母亲生病了,只要晶晶和玉玉细心的照顾好她,小姨就会慢慢的好转起来。一脸担忧的晶晶和玉玉抹掉了自己大眼睛里的泪水坚定的点了点自己小小的头颅。至于小姨袁馨妤肚子里的宝宝已经检查被确认为晓玉留下的种……这个情况除了我和晓玉外无人的知。看着检查结果的我心中一阵郁闷,没想到晓玉竟然同时让阿姨袁可莹和小姨袁馨妤两姐妹同时怀上自己的宝宝,就如同他哥哥同时让佳怡和雨婷怀孕一般……

最后阿姨她的情况最特殊,由于和晓玉交欢的次数最多并且很清楚自己肚子里的宝宝也是晓玉留下的种,以至与她心底认为晓玉才是她真正的主人。在这段的孽缘下阿姨整日痴缠着晓玉,为得到晓玉偷偷奖励的亲吻或抚摸敏感部位而欢喜不已。原本我在得到韩少的钱后打算让晓玉回家离开这里,虽然晓玉很是不舍整日痴缠在自己身边娇美的阿姨,可他知道自己留下会带来很大的麻烦因此也同意了下来。谁知道在分别时本被我有意调开的阿姨yin差阳错的看到晓玉背着行囊离开的背影。阿姨仿佛丢掉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般,连哭带爬的冲向了晓玉死死的将他小小的身子抱在怀中。可怜的哀求着晓玉不要抛弃她。不舍的晓玉也在阿姨温暖的怀抱中痛哭不已,最后阿姨顶着个大肚子跪在地上抱着我的腿恳求着我不要让自己离开晓玉。我恨心的告诉她晓玉必须离开,结果阿姨见我冷漠的表情眼中哭的红肿不堪的美目中竟然出现了死意。看到如此情景我心中百般不是滋味,想到初次和阿姨见面时温柔贤淑的美少妇倩影一直就留在了我心中最深处,让我不由的自问自己我是爱上阿姨了么?难道我是在嫉妒晓玉?看着阿姨眼中的生气逐渐失去,害怕出事的我最终只好艰难的同意了晓玉的留下。阿姨被这个惊喜刺激的仿佛又重新活过来一般,哭泣着重新扑向晓玉抱住他拼命的亲吻着晓玉的脸蛋。

当天晚上在阿姨死活不依的恳求中她如愿以偿的住进了晓玉的房间。一整夜站在门外的我隐约听到门后面阿姨娇媚酥软的呻吟和疯狂交欢的拍肉声。我甚至清楚的记得那一晚阿姨整整被晓玉干丢了二十次,最后接近凌晨5点时在隐约肉麻的情话中两人才逐渐熟睡。而门外站的两腿发麻的我在寒冷季节里颤颤的守侯着温暖被窝里一对激情交欢后熟睡男女,心中仿佛被偷走了什么一般空荡荡的难受不已……

待第二日我好不容易从悲伤的心情中缓了过来,为这一大家子做好了早餐,结果阿姨和晓玉仍然没有出房间。正准备敲门叫出两人吃午饭时,却再一次听到门内传来的阿姨娇糯的呻吟。心中痛苦不堪的我拉着还没搞清状况的诗涵回到饭厅吃饭。此后的日子里阿姨每日都要和晓玉做爱到深夜,甚至有时中午午睡时两人也会亲昵一番,让我心中失落感倍增……

佳怡、雨婷、警花小姨还有的大难题。她们吃饭时总是有个被韩少调教出的恶习,那就是她们总是不由自主的试图将碗放在地上像狗一样跪在地上吃。这个习惯始终难以纠正,所以吃饭时必须一直连哄带吓的盯着她们吃。不然等我暂时离开一转过背回来三女就已经跪倒了地上。此外她们吃饭时总是磨磨蹭蹭的好象饭菜很是难吃的小孩一样,半天吃不下一口饭。最后我偷偷试验了下将佳怡单独拉到房间里,用手yin打出来的jing液倒在佳怡吃饭的小碗中和米饭混合放在地上。

结果佳怡仿佛饿极了一般飞快的跪下,小脑袋埋到了碗中香甜的吃起了jing液混饭。

我苦笑着想到果然是这样……

当然阿姨也有这个习惯,只是她和晓玉的关系突破后。晓玉总是让她在椅子上坐好拿着勺子喂她吃让她未能如愿而已。对于阿姨来说只要是晓玉喂她吃的不管是什么她都吃的很开心很幸福,至于小美妇俞琪绮,通常只能绑好了由诗涵半强迫的喂她吃饭……

阿姨在晓玉的喂食下逐渐习惯了这种吃饭方式,可眼神却不断的飘向几个试图跪到地上吃饭的亲人。晓玉担心阿姨又重新染上这个恶习便找上我商量着阿姨能不能单独在房间里吃,不然怕阿姨这个习惯不能永久的根除。我想了想便也同意了。此后晓玉和阿姨总是单独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可情况又出现了晓玉只需要照顾阿姨,诗涵要照顾自己母亲俞琪绮,而我一个人要照顾姐妹俩和小姨吃饭,忙的我不可开交。刚刚扶起并强迫佳怡坐下,雨婷和小姨就又跪了下去。让我头疼的不行。

最终过了一端时间后我询问了下晓玉并的知阿姨吃饭的情况已经基本治愈了。

我考虑了下建议到晓玉帮忙照看警花小姨,要同时盯着三个人是件很困难的事。

晓玉最终不太情愿的答应了。我到也能理解晓玉是想和阿姨一吃完饭后就可以抱在一块说说情话睡睡觉嘛,兴致好的时候还可以打上一炮。多了个小姨进去不方便不说还得伺候她吃饭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和阿姨继续交缠在床上睡觉。

可我心底却很高兴小姨进去后能打断晓玉和阿姨的亲热。甚至有些幸灾乐祸,毕竟晚上也就算了最近中午路过时也时常听到两人亲热声太伤我心了。

在我将警花小姨交给了晓玉负责后,单独照顾佳怡和雨婷也轻松了不少。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眼前来了一件我必须离开处理的问题那就是:春节。平日里找借口不回家也已经有差不多半年了,就算在外地读书学业紧张可怎么着春节也的回家一趟。由于面临韩少的威慑,我只能独自一人回家以降低被发现的风险,最终我在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后,将照顾佳怡一家的重任交给了晓玉和诗涵。离开时也没有向晓玉和诗涵道别,我最讨厌道别了,还是诗涵和刚刚从阿姨身上爬起来洗完澡的晓玉跑到大门送的我。最后我笑着摇了摇手说道:"照顾好她们……我很快就回来"然后踏上了前往机场的出租车……

回到家的日子里我始终挂念着佳怡一家,每天都会打电话给诗涵和晓玉询问佳怡一家的情况。接过电话的诗涵告诉我她好象发烧了精神不太好。我急忙嘱咐她自己照顾好自己,春节过完我马上就回来。而晓玉告诉我最近他在网上看到一些治疗精神和药物上瘾方面的病例,里面提到了给病人组织一些小游戏有助与她们恢复。我之后询问了一些医师又找到了一些书籍,果然有这个方面的介绍。很快将一些相关的案例发给了晓玉让他先试下。

过了两天我又和晓玉联系,晓玉说效果确实有但可能还需要多做一段时间才行,我同意了他的意见。偶尔又和已经逐渐恢复了精神的晶晶玉玉通话。晶晶已经恢复了往日开心果的本性她大声的在话筒里嚷嚷着:"宇哥哥!宇哥哥!昨天晶晶有和玉玉还有诗涵姐姐她们做游戏哦!晶晶昨天玩的很开心呢!……"玉玉抢过了话筒说到:"宇哥哥……我是玉玉……妈妈昨天和我们一起游戏了!我们昨天玩的是比赛吃饭呢!她今天看上去很有精神呢!妈妈是不是快要好了?"心中一喜的我高兴的说道:"是么?那太好了!呵呵只要玉玉和晶晶乖乖的听话,馨妤姐很快就会康复的!"玉玉开心的笑到:"恩!

玉玉会很听话的!宇哥哥,您快点回来好么?玉玉也想和宇哥哥做游戏……"一旁的晶晶也大叫起来:"呀!玉玉好狡猾!晶晶也想和宇哥哥做游戏啊!哥哥快回来把!"开心的我乐呵呵的说道:"好好好!我很快就会回来!晶晶和玉玉乖乖等我哦!"玉玉:"恩!宇哥哥快些回来哦!呀!晓玉哥哥在叫我们去游戏了!我们先去了哦!拜拜"和玉玉通过话的我心中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相信这样的话佳怡一家迟早会恢复过来的。

只是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恢复记忆……

在家呆了十天时,我又打通了诗涵的电话结果是晶晶接的,电话里的晶晶喘着气的说到:"呼……宇哥哥!你还没有回来么"我说道:"快了!晶晶在干什么呢?"晶晶笑嘻嘻的说道:"晶晶正在做限时俯卧撑游戏哦!呼……

嘿嘿。晶晶已经做完好多个了!呼……呼……我要加把劲不要输,今天一定要拿到奖励!恩~晶晶还有力气!晶晶不会输的!呼……呼……"我头上一把大汗:"晶晶不要太辛苦了……"电话那头的晶晶正忙着做俯卧撑随口答应了句,看样子那边情况还不错,胡乱和晶晶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在春节即将结束的几天里又问了下晓玉女友一家的恢复状况,得到的答案让人非常满意。可晓玉又告诉我诗涵的病还没有康复,他今天和诗涵去医院检查了下,医生说诗涵发烧的有些厉害。要诗涵多休息如果发现情况恶化要立即到医院就诊。我心中虽然很担心诗涵,只好让晓玉照顾好她,有情况立即给我电话……

春节终于过去了父母强行留了我十五天后,我终于踏上了飞往台湾的飞机。

下飞机后我立即坐上了出租车后,被司机以回来没客人的理由付了双倍的车费。

在司机一脸疑惑中苦笑着前往海边小屋。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到达黑漆漆的海边小屋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出租车司机以飞快的速度帮我把行李放在地方,头也不回迅速开车离开了。或许在他心中我这个夜里跑到无人居住的海边渡假别墅区的人本身就很诡异把。

走了一大截路后我看到租住的小屋,可屋子却漆黑一片。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才晚上9点半而已。"怎么早就睡了么?"我心中想到。打开了房门屋子里静悄悄的。我怕几女都已经睡下不想打扰她们。肚子感觉有些饿了来到厨房里看到还有饭菜顺手热了下。然后又去洗了个澡。等洗完后拿起热好的饭菜吃了起来。

"扑!"我将嘴中满是怪味的饭菜喷了出来。急忙打开了大灯看向刚刚热好的饭菜。只见这些冒着热气的饭菜上已经变质了一股霉变的气味让我作呕不已。

"不对呀?以前诗涵在的时候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情况啊!对了诗涵生病了……哎不知道她好些没,要不把!"心中想到如此的我走到了诗涵的房间轻轻敲了下门:"诗涵!睡了么?"房间里没有回答看样子是睡下了。我打开了房门结果却惊呆了我。

诗涵……不见了……我看着空空如也的小床心中一种不良的预感袭来。我疯狂的顺着房间一个个的打开来看!佳怡没有……晶晶和玉玉没有……馨妤姐也没有……小美妇俞琪绮没有……最后我疯狂的踹开了晓玉的房间。果然……房间里同样空空如也……我恐惧的颤抖着拨通了晓玉和诗涵的电话,结果都是关机……

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我在晓玉的房间里仔细观察起来。地上一个小盆吸引了我的目光……我走进看了看,这个小盆似乎是用来装饭菜的上面还有一写干硬的饭粒,刚刚拿起来就隐约闻到一股jing液气味。我心中仿佛明白了什么迅速打开了晓玉房间里的电脑,打开了许久不用的空间。空间里名为"终章"的文件刺痛了我的眼睛,颤抖的手移动鼠标指向了上面,犹豫了下重重的点了下去……

影片似乎是从阿姨和晓玉住到一块后开始拍摄的。阿姨正乖乖的坐在房间床上含情默默的看着房门,很快晓玉端着饭菜走了进来。阿姨的绵绵情意的看着晓玉的小脸。晓玉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将饭菜慢慢的喂给阿姨吃,而是自己先迅速的吃掉了一些,然后将剩下饭菜放在了地上说到:"莹莹,准备好了么?"他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叫阿姨的?他以往不都是叫老师么?我心中感到自己似乎被欺骗了。阿姨顺从的答应了,她迅速的拖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然后跪趴在地上撅起自己圆滚滚的屁股。晓玉在我愤怒的眼神中抽出自己跨下坚挺粗大的火炮对准阿姨的小菊花重重压了下去,"呀!……晓玉……晓玉……我的主人……母狗莹莹的菊眼被主人干的舒服死了……啊……呀……"晓玉死死固定着阿姨的臀部疯狂的冲撞着阿姨的菊穴。很快阿姨白皙的臀部被晓玉砸的红通通的,阿姨也在疯狂的菊交中舒爽的花汁飞溅,在娇柔的媚叫中不断滴落在红色的地毯上。晓玉猛冲了数千下后,将rou棒猛的拔来出来对准有些凉下去的饭菜。"射了!

"一股粘稠的不象话的精子猛的盖上了饭菜。看着新鲜的阳精拌饭阿姨欣喜笑着,不顾自己被干的软绵绵的身子,用红艳的小嘴吞入了软塌塌的rou棒细心的清理了晓玉的rou棒。然后开心的撅着屁股跪在地上吃了起来……

然后画面一闪似乎又是新的一天,警花小姨被晓玉带进了房间。看着地上摆放的两份饭菜。警花小姨仿佛又回到了被男人调教的日子里,呆呆的神情迅速变化成兴奋的表情,迅速跪在地上去嗅饭菜的味道。饭菜现在很正常没有什么异味让警花小姨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晓玉。晓玉笑了笑坐到了床上,阿姨迅速爬到了床上从晓玉的身后抱着晓玉,用一对高耸的肉球顶着怀中小男人的头让他靠的更舒服一些。晓玉用眼神戏谑的看着地上的警花。用手指了下自己的rou棒。警花小姨楞了下,晓玉巨大的转变没有让警花小姨反映过来。不过多日的调教经历让她迟疑的跪爬向床边的晓玉,用精致的小脸蹭了蹭晓玉的跨档,看着晓玉闭目养神没有什么反映,小姨大胆的用牙齿要住了拉链拉了下去。看到晓玉仍然没什么反映,小姨明白了俏脸露出一个兴奋透着病态的笑容,迅速用灵活的香舌将硬绑绑的男根挑了出来。看着眼前夺取自己贞洁的rou棒小姨忍不住摸了摸自己鼓起的肚子。然后兴奋的将男根整只用力吞咽到了口中。或许是太久没有品尝男根的关系,满是病态红晕的警花小姨贪婪的吞咽着晓玉巨大的rou棒,可rou棒实在太大了警花小姨被咯的咳嗽不已,不过她却仍然死死的顶着rou棒,好象生怕自己一后退rou棒就会消失一般。在一阵狂吞猛咽下翻着白眼的警花小姨终于将rou棒完全吞服到自己口中,任由硕大的肉冠在自己纤细的美颈上印出一个变态的痕迹。警花小姨一边小心的吞咽口中的rou棒,香舌艰难的在把自己撑的难受至极的炮身上扫弄起来。

晓玉舒服的呻吟出声,警花小姨仿佛被表扬了一般兴奋的用玉手搓弄着卵袋里的一对春子。舒爽的晓玉没有呻吟几声就被阿姨的热吻堵了个正着,晓玉的舌头在阿姨精湛的舌技下,欲火蹭蹭的冒了起来。最后两盘饭菜被浓厚腥臭的精子盖了个透……两名美妇一左一右的跪在地上用舌头清理着仍然坚挺的火炮。

"韩晓玉……你竟然……在欺骗我!"敢到被欺骗的我心中愤怒的不行,可我还知道后面的事恐怕更会让我崩溃。果然画面跳到我离开的时间,我正站在门外向晓玉和诗涵挥手到别然后关上了房门。诗涵回头看向镜头:"恩?

阿姨?您怎么拿着摄像机呢?"还没等阿姨回答晓玉说到:"诗涵姐。

我想把我们治疗的全过程全部拍摄下来,这样宇哥哥回来的时候不就可以用来参考了么?"诗涵歪着脑袋想了下:"恩!对呀,真是个好主意!不过别老拍我的脸,感觉怪怪的。呵呵!哦,我要准备午饭去了,你先忙啊!"晓玉笑着看到诗涵钻进了厨房,牵着拿着摄像机的阿姨回到了房间。房门一打开只见警花小姨赤身裸体的被绑在床头上。修长的玉腿穿着黑丝裤袜被拉成一字马绑在床头两边,黑丝包裹下光突突的耻户已经流出了一些滑腻的花汁。而床上的枕头却奇怪的消失了踪影。看到晓玉进了门口中被堵上了一条粉色物体的小姨俏脸羞红的"呜~呜~"叫起来。晓玉了呵呵的爬上床拉出了小姨口中的粉色物体,原来是一条女式内裤。晓玉拿着内裤拧了拧满意的对小姨说到:"妤妤果然很听话啊,果然按照我的要求没有发出声响,还把内裤的jing液吸了个干净!"微微娇喘的小姨说:"主人的命令……母狗妤妤会很听话的去完成的……主人可不可以奖励母狗妤妤的下贱子宫吃精子啊……"晓玉摇了摇头说到:"虽然昨晚我和莹莹做爱后留下的jing液被吃的很干净,可是妤妤昨天完成当我和莹莹睡觉的枕头没有做好"小姨委屈的小声说到:"母狗妤妤昨天晚上一直都没有敢动啊……"晓玉摇头说到:"不是动的问题,而是你的下体全部都是你汁液,一晚上弄的我头都湿了!

"我瞬间想起离开时跑出来头上很湿润的样子,那那里是什么洗澡!原来那是被当作枕头用的小姨兴奋的花汁!想到晓玉和阿姨在小姨的注目下交欢后,随意靠在警花小姨的黑丝腿上进入香甜的梦乡,妒火和愤怒让跨下的rou棒疯狂跳动起来。

小姨失落的埋下了自己的俏脸,眼睛里红红的仿佛要哭出来一般。晓玉看到笑了笑说到:"昨天晚上我是怎么要求妤妤的?"小姨低声说到:"主人要我清理完和母狗莹莹做爱后留下的精子,然后主人又用母狗妤妤的内裤将母狗莹莹xiāo穴里的jing液吸透,又命令母狗妤妤在睡觉时不许发出声音吵到主人,所以让母狗妤妤咬着濡湿的内裤。最后要母狗妤妤当好主人睡觉用的枕头……"晓玉点点头:"恩,妤妤记的很清楚值得表扬!这样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小姨惊喜的抬起头看着晓玉。晓玉缓缓说到:"你猜下,你肚子里的宝宝是谁种下的!呵呵猜中的话就按照原本的奖励给你"小姨听到这个问题睁大着眼睛定定的看着晓玉,想到晓玉是第一个爬在自己身子上向子宫发shè精炮的男人,想到晓玉shè精后爬在自己的身体上用rou棒死死的抵着自己子宫口尽量的拖延时间。想到受精仪式结束后晓玉急忙将自己拉到浴室撑开自己的mi穴,用小刷子和清水清理mi穴里残留的精子,最后又把自己压在床上用最容易受精的姿势给自己补了好几炮,往后的几天里子宫成天都被他粘稠滚烫的精子灌满。凭着女性的直觉小姨惊喜的按着自己肚子说道:"是!是韩晓玉主人种下的!一定是!太好了!

贱母狗子宫里的宝宝是韩晓玉主人种下的!"小姨兴奋的摸样好象是要向全世界人宣布她肚子里的宝宝是晓玉奸yin后留下的种一般让我心痛不已,手指苍白的死死抓着桌角。而小姨猜中了结果自然如愿以偿的被晓玉按在床上,两手死死扣住小姨硕大的豪ru,大rou棒猛的刺进了饥渴难耐的子宫中。房间里小姨妖媚的春叫声让阿姨yin心大起,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加入到了赤裸的肉搏中……

镜头再次一转,晓玉拿出了一只药剂到在水杯里,然后让阿姨倒给了正在吃饭的诗涵,看着诗涵微笑着接过水一口喝下,角落里的晓玉微笑了下。果然没有多久诗涵的小脸就红通通的仿佛发烧一般整个人似乎也是昏昏欲睡。没过多久正好电话响了起来。诗涵强挺着精神接通了电话,说的话让我十分熟悉一会又告诉电话里的人说自己好象发烧了,我才反映过来是我自己打的。挂断电话后的诗涵呆坐了两分钟,然后突然直挺挺的晕到了过去。晓玉乐呵呵的过去将诗涵抱入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让阿姨和小姨去准备晚餐。自己将诗涵的衣服拨了个精光,只留下一对小小的白色棉袜。昏睡过去的诗涵脸上浮着不正常的红晕。可爱的小脸仿佛沉睡中的公主一般。晓玉兴奋的将诗涵摆成各种姿势拍下了大量不堪入目的yin照。最后脱掉自己衣服,粗壮挺立的肉冠慢慢挤压进了满脸痛苦的诗涵下体……剩下自己脑补诗涵……诗涵竟然被……韩晓玉你这个杂碎,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我心中疯狂的咒骂着韩晓玉,此刻的我对韩晓玉的仇恨远远超过了韩少。看着画面里诗涵痛苦的小脸,不断被晓玉摆出的各种yin靡的交合体位,诗涵仿佛玩具娃娃一般被晓玉玩弄着,一次次猛烈的shè精让粉嫩的xiāo穴激烈的蠕动着,被阳精灌满的子宫又猛的被挤压漏出一股滚烫白浊的精浆。晓玉仿佛不会累的种马一般一发接着一发的向诗涵娇小的子宫发射着亿计的精子。床单上一朵朵的梅花和白花花的精团刺痛了我眼睛……

诗涵和晓玉的yin戏完成以后,画面再次被切换,这一次原本就yin贱不堪被禁欲多日的俞琪绮被捆绑成了最容易受精的姿势,她娇小的女体流着细密的香汗。

尖尖的嫩舌长长的伸在空中释放着性欲的压抑,多日积累的性欲在韩晓玉粗长的火炮炮击下被打的烟消云散。精致的俏脸再没有禁欲时满是扭曲的痛苦,娇小的翘臀下垫着的两个枕头让韩晓玉每一次的冲撞都结结实实的肏进子宫深处。小美妇不时喘息着俏脸含春的恳求韩晓玉吻她。韩晓玉狠狠的煽了几下上下甩动的巨ru,俞琪绮爽的高声尖叫起来小脸上满是病态的红晕,最后被韩晓玉恶狠狠的堵住了尖叫的小嘴,将僵直在空中的长长嫩舌吞入口中。跨下仿佛打桩机一般疯狂的将rou棒砸进痉挛的子宫……疯狂的交欢一直保持在这个姿势上。上下两个小口都被侵犯的俞琪绮女体被男根砸的舒软不堪,这个体位是干穴干的最深的体位也是最容易受孕的体位,小美妇想到自己初次被韩少玩穴时,还有第一次被韩少下种受孕时都是用的这个体位,顿时yin心大动的呢喃的说道:"呜……下贱母狗也要给晓玉少爷生宝宝……啊……下贱母狗也要给晓玉少爷生宝宝……呜……请……请……呜……晓玉少爷给下贱母狗播种把……嘤!""母狗琪绮,用你的子宫接好我的精子!哦!"两人同时呻吟起来,只见晓玉的两颗春子激烈跳动着顺着大炮管将浓精一波波的灌进小美妇子宫中,将子宫里的宝宝完全包裹起来。随着shè精的继续。小美妇mi穴的结合出也随着春子的跳动将装不下的浓精一跳一跳的泵了出来……俞琪绮多日禁欲的痛苦终于在滚烫浓精的浇灌下得到了宣泄……

画面随着俞琪绮交合的结束又切换到了另一个场景,阿姨、俞琪绮、佳怡、雨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端坐在晓玉的房间里,可是地上已经摆上的七个小盆让我知道yin戏即将开始。果然,晶晶和玉玉被警花小姨带了进来。晶晶拉着自己仿佛正常了的母亲问到:"妈妈!妈妈!我们玩什么游戏哦啊?"警花小姨带着一丝没有让两个女儿发现的病态红晕说到:"我们今天玩比赛吃饭怎么样?谁胜利奖励是今天可以吃一晚上的糖果哦?"晶晶和玉玉睁大了眼睛兴奋的说到:"真的么?"正待晶晶和玉玉打算问个明白时,晓玉那着一盆饭菜进来并把它们勺到了七个小盆中。玉玉有些沮丧的说到:"恩……这个我们的肚子太小了,吃不了这么多啊……"晓玉笑到:"呵呵晶晶和玉玉的话吃多少按照三倍计算。"晶晶大眼一亮说到:"好啊好啊!你们可不许耍赖哦!

不然晶晶就不和你们玩了!"晓玉点头说到:"当然不许反悔哦,所以由我来做裁判!来各位选手准备就绪了!"阿姨、俞琪绮、佳怡、雨婷和小姨立即跪到了地方准备开吃,玉玉又奇怪的问到:"妈妈!你们在做什么啊!

为什么要在地上吃啊"晶晶自作聪明的说到:"笨死呀~这里那里有那么多椅子嘛,在床上吃会弄脏床的,快来把,我今天要吃好多好多糖果。"玉玉看了看周围确实如此学着自己妈妈跪到了地方。晓玉恶魔般的微笑着,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啤酒杯,里面装满了ru白色液体将它分别倒在七个小盆中。"噫?这个味道好熟悉啊?"玉玉疑惑的问到,晶晶仔细嗅了下jing液的腥味:"呀,这个不是哥哥白色的尿尿么!"晓玉没想到小姐妹竟然见过jing液,急忙胡乱解释到:"这个是男性特有的东西,恩。可以用来治疗用的药。"小姨也帮着自己的主人向两个女儿解释到:"对,这个是药……这个是女人最需要的好东西哦。"晶晶和玉玉歪着脑袋看着饭上浇盖的jing液,又转头看看自己母亲。最后哦了一下没有说什么。我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这样先前就给两个小姐妹说明jing液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在我的懊悔中吃精比赛开始了。阿姨、俞琪绮、佳怡、雨婷和小姨迅速吃起了jing液盖饭,两个小姐妹由于不习惯jing液的腥气自然吃不了多少。最终阿姨获得了胜利得到了今晚吃糖果的权利。晓玉自然给了阿姨一盒糖果作为奖励,其实那都是做给小姐妹看的。果然小姐妹眼谗的看着阿姨将糖果收了起来,捏着衣角有些懊悔的扭着小身子。晓玉对两个小姐妹说到:"我要对几个姐姐和阿姨开始治疗了,你们俩要继续看么?"小姐妹有些好奇自然点了点头。晓玉邪恶的笑着将阿姨的衣服拔了个干净,吓的小姐妹急忙蒙上自己眼睛说道:"晓玉哥哥你做什么啊?妈妈说过女孩子的衣服不能在男人面前随便脱的!"晓玉压抑着兴奋的喘息说到:"这个是对你们妈妈治疗的必须流程啊?你们看最近两天你们的妈妈是不是好转了很多?"想到之前妈妈呆呆的表情小姐妹似乎懂了点什么点了点头,可仍然蒙着自己的大眼睛偷看着。

晓玉的大炮重重的肏进了阿姨的xiāo穴中快速抽送起来,阿姨小声的呻吟逐渐大了起来,感到自己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的小姐妹呆呆的看着被大rou棒撑到极限的mi穴,被晓玉指示过的小姨带着姐妹俩近距离观察着交合的每一个细节,听着阿姨娇媚的呻吟晶晶问到:"妈妈。阿姨是不是很难受啊?"小姨温言说到:"没有啊,可莹阿姨现在是非常的舒服哦?不信你们可以问问可莹阿姨呀?"被大炮轰的的舒爽极至的阿姨对着姐妹俩微笑着点头,姐妹俩相信了母亲的话好奇的看着自己的阿姨在晓玉的身下被轰的娇媚不堪的yin态。

或许是被两个不懂世事的可爱女孩一旁看着让晓玉极其兴奋,他冲砸了几百下后精关大开将浓精灌入阿姨体内,看着两人一脸舒爽的表情让小姐妹不由的产生了试一试的想法。不过晓玉还没有打算立即享用这对姐妹花,抽出了阿姨体内仍然在冒着精花的阳根。小姐妹看到一跳一跳的紫红色大棍上一条的ru白粘稠的液体仍然连接在阿姨体内好奇的问到:"这个是我们刚刚吃的药么?原来是从尿尿的地方冒出来的啊?哈哈真好玩?可为什么要在弄进阿姨尿尿的里面呢"晓玉抹掉了肉冠上挂着的精条告诉小姐妹:"呵呵。这个是因为这种药要在女性的最深出弄出来效果才最好哦!"玉玉又问到:"那不是可以喝下去么?"晓玉乐了说到:"当然也可以,不过几处地方同时用药效果才最好嘛!"小姐妹又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晓玉当着姐妹俩的面提着枪对准早已经动情不堪并高高撅起耻户的佳怡压下去"啊!怡怡好舒服!主……晓玉弟弟好厉害……啊!

舒服死怡怡了……晓玉弟弟用力……"佳怡的高声尖叫让小姐妹坚定了这种事很舒服的想法,晓玉有意的将自己又粗又长的rou棒展示在小姐妹面前,长长的rou棒一直抽离到肉冠的沟槽卡到密穴口,然后稍微停下在猛的用力将rou棒压入佳怡的mi穴直到肉冠强行分开子宫颈杀进子宫。佳怡在这种大开大合的干穴下迅速进入了高氵朝。

小姐妹呆呆的看着长长的rou棒消失在佳怡的身体里把mi穴周围干的高高拱起,小姐妹第一次发现女性尿尿的地方竟然这么神奇。晓玉一边干穴一边两手用力扒开佳怡肥嘟嘟的小胖穴,让小姐妹更加清楚的看到女性私处的构造。可小晶晶不满足的说到:"晓玉哥哥。你可不可以把你的棒棒拔出来让晶晶仔细看下佳怡姐姐尿尿的地方?"晓玉笑了下把整只带着女性兴奋汁液的rou棒拔了出来。小姐妹兴奋的趴在佳怡的下体观察着高氵朝中的mi穴。为了让她们看的更清晰,晓玉干脆反身和佳怡摆成了69式,粘满花汁的rou棒被任在高氵朝余韵的佳怡用弯起的舌头钩住气味浓郁的肉冠,引导着它慢慢的吞服下……

晓玉一边享受着佳怡的深喉服务一边用手指撑开了佳怡的嫩穴,在雨婷拿过来的电筒帮助下,姐妹俩清楚的看到穴中充满了滑腻的汁液,粉红色的肉壁似乎异常的敏感,手指刚刚撑开嫩肉就蠕动个不停,让小姐妹感到有趣极了。在晓玉借助一些工具的帮助下,小姐妹看到了穴道尽头一个圆形的盘状物,上面似乎似乎同样有个小小洞穴通向更深处。晶晶好奇的问到:"晓玉哥哥!晓玉哥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