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这个女人有味道(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住手,都给我住手!”眼见得就正要打起来了,这个时候一道厉喝,作为主人,这个时候桃花村村长李木生终于出现了。

人群纷纷散开,李木生村长在桃花村那还是非常有威信的,也许有的人心里会不服他,但是不可否认在明面上还没人敢挑战他的权威,他别看个子矮小,可是这一刻却无比高大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大根,还有你们这帮小子,想干什么,在我家打架啊!”

“啊,木生叔,我是李棠同完学刘大伟,您不认识我了,我爹刘广田啊,乡里开商店的,有一回你还上我家去过呢《山上有座尼姑庵》!”刘大伟这个时候展现出家庭教育的圆滑出来,赶紧的拉好关系。

李木生那张满是褶子的老脸上舒缓了一下,刘广田在乡上开了一个商店,就是类似大城市那种超市性质的,什么都卖,日用品啊,吃穿用品啊,百货东西啊,反正能在乡上主街有个二层楼的门面,他爹刘广田混的也是比较明白的,李木生也是知道的,也有过几次接触,甚至还跟他提议起他儿子跟自己老闺女丁棠的事,不过李木生却很不客气地拒绝,一个有点闲钱的土财主就想娶他宝贝闺女,在李木生看来,自己闺女早晚那是能出去见大世面的,别说你一个土财主,就是乡上一些领导家的孩子他也没看上眼啊,这次丁棠考上大学,在他看来那就更是一飞冲天了,这可是凤凰啊,出去到大地方说不定能给他带回来一个钻石女婿回来。

眼睛也没看他一眼,不过看着被围在当中的牛大根,李木生却换了一副笑脸,“大根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要打起来了!”

李木生不在乎自己,反倒在乎一个傻子让刘大伟顿时就感觉不好,这小子别看学习不怎么样,可是脑瓜却绝对转得够快,他赶紧急着去辩解道:“木生叔,这小子摸你家李棠手,这不是当众耍流氓啊,我们几个同学就看不过眼,才准备上来教训他一下。”

“什么?”本来因为牛大根给弄来桃花壮阳草的缘故,李木生对牛大根还另眼相待,但是李棠可是他现在的眼珠子,他孙子李虎头是他的命根子,而他的老闺女李棠就是他的眼珠子,有人要动他的眼珠子,那他还能相让。

这个脸蛋顿时就拉下来了,“大根啊,这怎么回事啊?”

牛大根哼哧了一声,却是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事情,最后哼哧了一句道:“刚才,刚才我和李棠,我和李棠就摸了一下手,没干别的啊!”

刘大伟心中一喜,这小子是故意给自己挑拨离间的机会啊,他赶紧地道:“听见没,木生叔,我可没忽悠你!”

这个解释真的是让人产生误会,一旁的当事人丁棠实在忍不下去了,直接挤上前来,怒叱刘大伟道:“刘大伟,你不要歪曲事实,我和牛大根就是说话的时候一时激动抓了一下手,那有你说的什么啊!”

李棠毕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和一个男人摸手有点抹不开面子,而她的解释就更加容易产生联想误会了,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好解释清楚,现在是黑上加黑,那不就是更黑了。

刘大伟心中暗乐,既然你丁棠不在乎我,那就不要我给你脸上抹黑了,他一脸愤然地道:“对啊,我也没说你别的啊,就是说你和这个傻小子背着人摸手玩来的,难道你们还干别的了《致命诱惑》。”

“你————,你————”丁棠硬是干嘎巴嘴说不出来话,让人就给问住了。

“好了,别说了,都散了,都散了,大根丁棠,你们跟我进屋,都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一会儿乡里有领导过来,然后咱们就直接开席,散了吧!”李木生黑着一张脸,今天是他老闺女考大学的大喜日子,可不能让人把他老闺女的好事给搅合黄了,别人没看出来,他可是老奸巨滑之辈,自然是看出来刘大伟这小子是明显想把局面给搅混了,然后他直接往自己老闺女女和牛大根身上抹黑,他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局势往这方面发展,所以他很明智地把局面打乱了,这样也就发展不起来了。

村长一发话,那围着的人自然该散就散了,刘大伟看着离去的三人背影,眼神变得阴冷黑暗起来,今天他在这个山沟丢了大面子了,这个面子他一定要找回来,此时此刻他不但恨上了牛大根,连李木生和李棠都开始恨上了。

牛大根和李棠惴惴不安地跟着李木生进了隔壁下屋,这里是放一些杂物的,这个时候自然是没有人,一进屋,牛大根就哼哧着道:“木生村长,我真的就只是摸了李棠一下手啊!”

这个时候李棠有些脸蛋羞红,当着自己爹的面,一个男孩子亲口承认拉过自己的手,让她娇羞不已,吃声道:“好了,大根,别说了,我爹都已经知道了,你还说什么啊,爹,刚才我和大根就是说话的时候拉了一下手,然后虎头故意坏我就给嚷嚷开了,再然后就是刘大伟故意要收拾大根了,就是这个事!你要是相信就相信,你要是不相信就不相信了。”

其实这个时候李木生当然是相信的,他也知道自家这个老闺女从小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有主意,有心眼,这一点随他,牛大根一个傻子从小也没几个小孩爱跟他玩,但是自己这个老闺女就是不一样,从小就爱跟这个傻子在一起玩,甚至主动去照顾这个傻子,估计在那个傻子心中,自家闺女也是最好的朋友了,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愿意给自己干活帮忙的吧!

两个一起长大朋友,这摸个手也没什么关系,刚才估计就是有人人为地想把事情闹大,这一点老奸巨滑的李木生也看得很清楚,在他心中,自己的老闺女和牛大根是天地之别的人,自然他都没往别的地方去想,虽然牛大根也是长成大小伙子,而自己的老闺女也长成大闺女了,这个男女之间还是要顾忌一些影响的,但是因为还要利用牛大根的缘故,李木生更是不好把脸面给扒开。

但是李木生就是李木生,这个时候也不能给牛大根好脸色,让他心里内疚一点不是对自己更有利吗,所以李木生板着脸道:“好了,大根,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过我家李棠毕竟是大姑娘了,你也得注意一下,不能像小时候那样玩了,知道吗?”

牛大根尽管心里有些不以为然,但这个时候也不好反驳李木生的话,他只能表示赞同地点头答应道:“啊,那啥,木生村长,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注意《都市寻艳录》!”

对牛大根的态度很满意,李木生上前准备拍拍他的脑袋准备安慰一下他,那知道实在是差距太大够不着,只能抬起手拍了拍胳膊一下,“大根啊,好好干,我很看好你,以后在咱们村里,有什么事情就跟木生叔说!”

李棠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爹爹为什么会对牛大根青睐有加,要知道自己爹那可是在桃花村一般人不用这样巴结的,她上前搀扶着她爹的胳膊,吃声道:“爹,还是你慧眼英明,大根,还不谢谢我爹!”

牛大根也觉得这个李木生确实对自己够意思,不像他梨花干娘说的那样人不怎么地道啊,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了个主意,这个李木生不是挺在意那野韭菜的吗,等那天上山了,再给他弄点,就当是报答他了,不由咧嘴嘿嘿笑道:“是,是,谢谢木生村长,谢谢木生村长。”

看着牛大根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李木生正打算趁热打铁是不是再让他上山弄点桃花壮阳草呢,要知道这点跟以前可是相比可是少了不少,除了他孝敬上面的,几乎就没有自己用的量了,想想每年弄一次的幸福时刻,他可真的好不甘心啊!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外面门一开,人还没进来,这个香风已经进来了,从门外走出来一个女人,也就二十来岁,三十岁到头,绝对的少妇年龄,一身花边连衣裙,勾勒出她的凸凹有致的美妙身材,如花似玉的脸蛋,白嫩似水的皮肤,真是羊脂白玉,粉妆玉砌,体态丰腴,娥眉不画而翠,不点而朱,秋水盈盈,香腮,高耸的山峰把那连衣裙上半身撑的鼓鼓的,深深的沟壑惹人遐思,纤细的腰肢,丰腴的美腚,下面穿着一条跟肉一样颜色的丝袜,那肉颜色丝袜包裹下的修长浑圆的女人腿,别有一种感迷人的风韵,至于那纤细的腰身及连衣裙下那双修长白晰的女人腿,尤其是润圆无瑕的及匀称的小腿在连衣裙裙摆称托下,更显得柔腻光滑,让人看了忍不住想上前摸一把。

这个女人一出场,那就是浓郁的女人香气扑面而来,打进人的鼻子里,绝对成熟了的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香水气息。

在山村里能有这样一副骚冶打扮的女人真的不多,在村里人的眼里这样的打扮就是那种撩骚的打扮,这个女人也是桃花村本地人,病秧子李天家的媳妇,桃花村村妇女主任米翠娥。

“木生村长,你在这呢,可让我好找,乡里来人了,大家都找你出去迎接呢《神之传人猎艳风流》!”刚才在牛大根面前很高傲,都不能眼睛看他的米翠娥这个时候却一脸的笑容,笑得那个妩媚,笑得那个美丽。

“啊,乡里来人了,是金副乡长吗?哈哈,这次还真给我李木生面子啊,走出去迎接去。”李木生一听这话顿时就乐了,他区区一个偏远地区的村长,在桃花村也许是个一言九鼎的人物,出了桃花村谁认识他啊,不过这几年他却混得风生水起,在乡里也很有名声,别的人不知道,只以为他和乡里的金副乡长关系很靠,其实他自己知道自己的秘密,还不就是那个桃花壮阳草就是维系他和金副乡长关系的秘密,这不,又到了一年一次的桃花壮阳草收获的季节,而趁着这个机会,一方面李木生给自己家闺女摆酒庆祝考上大学,一方面也不无和金副乡长想进一步搞好关系。

“木生村长,刚才金副乡长的生活助理陈娟可给我打电话了,这次可不光金副乡长下来了,还有一个更加尊贵的客人,让您一定做好接待工作。”米翠娥神秘地道。

“啊,还有更加尊贵的人物?”李木生听到这里狂跳了一下,金副乡长在乡政府里那可是第一副乡长,就是在整个桃花乡也能排上前几名了,比他还尊贵的人物,李木生的呼吸有些急促了,“快走,快走,让大家准备一下,我们去迎接乡里来的干部,走!”

看着米翠娥笑吟吟着和李木生走了,都没看牛大根一眼,牛大根这个时候才有点恍然大悟,不是这个女人不会笑,而是这个女人不屑对自己笑,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突然冒出一个很大胆的先想法,是不是要想有更多的女人,那么你就要让女人信服的实力,金钱,权利,这是最直观的东西,一直头脑简单浑浑噩噩过日子的牛大根眼前突然之间一片光明,让他有了努力奋斗的目标。

“发什么呆呢,是不是看见那个女人被迷住了啊!哼,一股子那个味道!”刚才桃花村村妇女主任米翠娥一进来之后,牛大根就有些眼神发怔,这让一旁的李棠有些恼怒,男人都是这样的,看见漂亮女人就被迷住了,她可是知道这个桃花村村妇女主任米翠娥与自己爹李木生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自然也跟她两个嫂子一样对这个女人有些排斥,而从她进来就顾着拍自己爹马屁,看都没看自己一眼来看,这个女人也对自己很不满了。

而更让李棠不满的是不但她爹被迷住了,现在看连牛大根这个傻子也被这个女人给迷住了,她说不出像她嫂子一样骂米翠娥的难听话,但是这个心里还是非常不得劲的。

牛大根却没听出李棠这个时候已经有点不高兴了,他提鼻子一闻,余香还在,不由得哼哧着道:“啊呀,丁棠,你说对了,这个女人确实有味道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