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1完结(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三十七

唐忍醒过来的时候慢慢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如同k一开始警告的那样,这一次的惩罚果然是十分严厉的,但是这严厉之中却又透露着一些k特有的关怀,例如使用麻醉气体让他能彻底地进入昏睡状态,从而减轻身体和精神上的负担。

“唔……”

唐忍咬住口枷的嘴已经有些麻木了,他轻轻地呻吟了一声,身体稍微一动便感到了严密的禁锢,随后他便完全清除了自己的处境。他在铁笼子里,而且头部被迫伸出在栏杆外。

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还会遭遇什么,从之前的情形来看,k这一次是真地打定决心好好“教训”一下自己的。

想到这里,唐忍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恐惧多一点,还是期待多一点,他无力地张着嘴,唾液不断地从嘴角往下滴,而身体其他部位都被紧紧裹缚在皮装之中,肌肤的闷热感觉让他也变得更为躁动。

阿威察觉到唐忍已经苏醒之后,立即去向正坐在花园里喝下午茶看水的k报告。

k放下手中的书,抬腕看了看手表,下午五点多,差不多也可以准备晚餐了。

“照上午那样把他洗干净,然后灌好酒绑上餐桌。你知道酒应该灌在哪里的。”k冲阿威笑了笑,又拿起了书,似乎他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关于自己晚饭的安排。

想到上午的尴尬又要重复一次,阿威也是毫无办法,他撇了撇嘴,招呼上和他一起合作的另外三个助手向关押着唐忍的房间走了去。

因为没有k在一旁看着,阿威自作主张地并没有再马上给唐忍戴上头套,甚至他还取下了对方嘴里的口枷,好让唐忍的口腔能轻松一会儿。

虽然肚子里藏了很多秘密想问,但是唐忍却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没有资格说话的。

他又被吊在了浴室里,双脚刚好勉强着地,双臂也被拉得笔直。

几只手正用毛巾重重擦拭着他之前流了一身汗液的身体,每一寸肌肤都被擦拭得直到发红为止。

等身体被擦拭洗浴干净之后,阿威冲唐忍露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然后开始蹲下来解开了对方男根上束缚着的皮套。

在阿威的手触摸到自己脆弱的器官之时,唐忍轻轻地咬住了自己的唇。

在k的面前,他的脆弱他的痛苦无处藏身,他也愿意将自己最隐秘的一面与对方分享,只因为k是自己的主人,而在外人面前,唐忍却竭力保持着最后一分可怜的自尊与骄傲。

“唔……”

在阿威揉捏自己的yin囊时,唐忍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哼,他冷冷地看着揉捏乃至套弄着自己男根的阿威,要是双手能动,他真想一把推开对方。

阿威自然也察觉到了唐忍的不适,他一边继续着手中的活,一边不得不告诫唐忍,“唐先生,请您务必忍耐,不要射出来了。”

没有k的命令,自己当然不会射,唐忍冷哼了一声,随即面容痛苦地仰起脸。

等阿威把唐忍的男根揉搓得勃起之后,他这才松了口气,赶紧叫人将导尿管拿了过来。

勃起的时候更便于尿道的插入,这个事实不管对阿威来说,还是对唐忍来说的确是个尴尬的存在。

阿威小心地将已经消毒好的导尿管插入唐忍的尿道之后,立即引流出了对方膀胱里再次积蓄但是量并不多的尿液。

接着是和上午一样地反复消毒清洗,直到排光对方膀胱里的液体,洗净整个器官为止。

等阿威如释重负地用让人将唐忍放下来之后,他这才看到自己那个倔强又骄傲的老板已经是一脸苍白。

“下次难受的话,您可以出一下声,我会更小心一点插的。”

阿威讷讷地对唐忍说着话,手里却不停接过绳子将对方反绑起来。

唐忍看了眼自己尿道里垂落出来的导尿管,又看了眼似乎不是装傻而是真傻的阿威,一肚子的不满与不快却只能化作一声冷笑。他怎么可能会在自己接受调教时说那样的废话,还是对着外人说?他虽然从来不是面前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的奴隶,却永远都是k一个人最恭敬顺从的奴隶。

眼罩,口塞,头套随后都被重新戴了起来,当视力被剥夺的时候唐忍的神色明显出现了一丝不安与惶恐,而当脖子上的皮带勒紧后,唐忍的呼吸也变得异常沉重。他还是无法完全克服自己生理的不良反应,但是他仍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适应。

阿威和另一个助手轻轻扶住了唐忍手臂,将他带出了房间。

与此同时,k也在餐厅里就位了,他亲切地和厨师闲聊着,那成熟稳重的形象和中午那个冷酷戏谑的调教师一点也无法让人联系在一起。

“我很久没有吃过印度菜了。其实我还挺喜欢咖喱的,够刺激。”k笑着说。

厨师立即诚惶诚恐地回答道,“希望今晚的食物排能让您满意。”

当k看到一旁小门打开,戴着头套,赤裸着身体,男根处垂挂着导尿管被人扶进来的唐忍时,他那双之前还亲切的眼里不由自主地闪现出了一抹近乎残忍的欲望。

三十八

唐忍被带进餐厅之后,很快就按照上午那样被抬到了长桌上捆绑固定住四肢,冰冷的桌面贴着他滚烫的肌肤,让他发出了一阵轻轻的呻吟。

k转动着轮椅来到了长桌边,他瞥了眼唐忍略微呈现出勃起状态的男根,说道,“把我没喝完的红酒拿来,酒器可不能总是空着。”

厨师看着k对着唐忍的yinjing处称之为酒器,脸色顿时又是一红,急忙转身将推车上那半瓶红酒递了过去。

阿威接过红酒,倒进一个大盅里,然后用干净的注射器吸纳了酒液之后再仔细地注射入了唐忍的导尿管内。

那种令唐忍痛苦的尿道逆流膀胱逆充的感觉突如其来,被夺去视力的他,痛苦在黑暗之中显得更加敏感。

“呜呜……”虽然想过要竭力忍耐,但是身体却似乎和思维无法完全协调,唐忍到底还是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低吟声,手指也紧紧攥了起来。

k听见唐忍呼痛的呻吟声,抬手便是一下打在了他的yin囊上,斥责道,“给我安静点,再吵就给你里面灌满东西让你一晚上不能发泄!”

k无情的命令让唐忍浑身都为之一颤,他知道k是一个说得出便做得到的人,对方即便深爱自己却依然可以对自己冷酷万分。

唐忍随后便默默地咬紧了含在口中的橡胶塞,不管下体再如何胀痛难受,也不敢轻易发出一声呻吟。

半瓶酒的量最后全部进入了唐忍的体内,阿威小心地将导管的接头和导尿管分开,然后迅速地用准好的夹子夹住了管子的出口。

而这边厨师也准备好上菜了,他将保温锅的盖子打开,顿时飘出一缕香浓的咖喱味。

k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动手了,厨师立即舀起一大勺浓郁的咖喱牛肉对着唐忍的小腹淋了上去。

温度并不低的咖喱牛肉汤汁着实让唐忍猝不及防地被烫到,他浑身猛地一挣,嘴里却强忍着没有发出惨呼。

k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唐忍的身体,确信对方并没有被真地烫伤之后,这才允许厨师继续将咖喱牛肉淋到唐忍的xiong口上。

浓郁的汤汁一点点在唐忍白皙的肌肤上流淌,很快就布满了他的整个上半身。

k用小勺从唐忍的xiong口舀了一点汤汁尝了尝味道,赞赏地点了点头,随即却用勺背压住了唐忍的ru头重重地摁了摁,“味道不错。”

很快k就换上了一把叉子,他颇有耐心地在唐忍的肌肤上叉起一块块随着汤汁滑动的牛肉块,手下微微用力,不时让唐忍能感受到轻微的刺痛,婉转地提醒对方现在的处境。

下体的酒液被放出来的时候,唐忍被紧密塞堵着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他扭了扭屁股,想寻求能排出更多的液体,可最后阿威依旧夹上了夹子,剩余的酒依旧储留在了他的体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