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4章 全书完结局(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剑哥!你是说下面有财宝,对吗?”

“我还不知道,也许是虞公馆下面埋藏着什么东西?如此说来,那几座坟墓下面一定有什么东西!不过,我终于明白了死亡插图的终极秘密,是有人处心积虑找到当年的虞公馆的下落,只是不知道详细地址,才招惹了你们姐妹!想来那些阴险狡诈的家伙们为了财宝,已经做尽了坏事,这个死者一定就是那些人中的一个,可能是被杀人灭口了。”

想到解答了令自己都惊叹的疑问,胡中剑第一次像个大男孩一样高兴,他围着尸体转了几周,忽然,他脚上的一只鞋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和兴趣:一具男尸的脚上,竟穿了一只女士的皮鞋,而且样式是高跟,好象在哪里见到过……。

“这是我姐姐的鞋!”

龚雪寄大声喊,说完跑过去,仔细看,尽管光线十分微弱,但是,那只深红色的皮鞋还是被龚雪寄辨认出,泪水随即夺眶而出。

“他一定是个坏人,不然怎么会有我姐姐的鞋呢,难怪当年我接姐姐的尸体时,发现姐姐的脚上穿着我从没见过的鞋,我强烈说那个人可能不是我姐姐林思嘉,要他们打开棺材我要亲自看,结果,一个负责丧事的女警察硬是不让我看,说那就是虞小湾,就那么匆忙火化了,这件事我至今都怀疑我姐姐是不是真的死了!”

胡中剑认真地听着她的哭诉,心里对申雨虹处理虞小湾的囫囵吞枣案子更是明白几分,他安慰着说道:

“我也不相信林思嘉真的死了,对于处理你姐姐车祸火灾事故的那名女警官,我早就开始怀疑了,只是她还是我一位牺牲的助手郭峰的女友,所以,我还没有决心去怀疑她与本案的恶性关系,雪寄,你看,这里有一只鞋子,而我在你姐姐林思嘉死亡前被拍摄的车祸现场照片上也见到另外一只,从左右脚来看,是不同的一只,这说明什么呢?”

“我姐姐还活着,这家伙可能是欺负我姐姐了,姐姐就把他杀了,然后给他穿上了鞋子,是想告诉警方,林思嘉做的案,而且还活着,对吗?”龚雪寄瞪大眼睛,认真而周密的推理使她的眸子里不再充满恐惧和悲伤,仿佛姐姐林思嘉就是传说中的双枪老太婆。

胡中剑微笑,龚雪寄恢复了美丽的自信,他的心里非常高兴,不禁欣慰地点点头。

“有点那个意思,你的推论也许会成立,不过,也许有另外一种可能,这家伙死的时候哭着要鞋穿,铁笔判官就把那只可怕的小鞋给他穿上,要他下地狱也要给你姐姐弯腰赎罪,因为他每走一步,都要惩罚他去提这只沾满他们罪恶的鞋子。”

龚雪寄走过来,挽起胡中剑的胳膊,深情地说道:

“剑哥,能为我姐姐报仇吗?”

“一定会,在正义和法律面前,没有什么害人阴谋可以得逞,哦,这家伙的身份还是要法医部门来确认,我们先离开这里,找个出口出去。”

胡中剑先领着龚雪寄往教学楼的方向走,这条巷道的宽阔处,应该是过去遗留的小型防空洞,一边走,胡中剑一边问龚雪寄,

“哦,对于虞公馆,你还有别的印象吗,比如,你姐姐和你说过什么与此有关的事?”

“她说过,以前那块美丽的土地在解放前曾经是虞家祠堂,公馆曾经被改过监狱,虞家的势力很大,好象有人是国民党的高级官员,不仅拥有那片宅院,还是当年迫害进步学生和爱国人士的罪恶之地,后来在解放后被人一把火焚烧了,当时里面住的的虞家后人被烧死了不少,我外祖母是唯一活下来的后人,因为那时她在外地读书,与虞家划清了界限。

这起骇人听闻的案子由于死难者都是反革命阶级的家属,都不了了之,后来那里就荒芜起来,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从台湾归来的台商据说是虞家公子,又在那里修建了五座纪念性的大坟,就是我们曾经遭难的地方。”

第97章:第九十二章

“以前的公馆被焚烧?为什么当时会那么做呢?即使是罪恶的地方,也应该作为遗址被保存着警示后人,奇怪。”

这个信息让胡中剑感到极大的意外,这么说有坟冢的向日葵山谷应该以前是虞公馆,如此说,那里发生了奇怪的车祸乃至后来出现的几次红衣女人,以及龚雪寄掉进坟墓,都不是偶然事件,以前曾经烧死人的地方,难道是过去阴森的虞公馆真的闹出鬼来?

胡中剑忽然想到了他手里那把从死者身上搜查出的钥匙,他来到光线较明亮处,仔细地看,他不知道这把奇怪的钥匙究竟能打开什么样的锁。

“奇怪,这把钥匙的样式很古老,根本不是现代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龚雪寄接过来,也摇摇头,不过,他到说了一句引起思索的话。

“我昨天在里面走,好象有一些破柜子堆砌在一个肮脏的角落,我没太注意,会不会是那个呢?”

一句话提醒了胡中剑,一个破柜子也可能是一个老柜,这把钥匙还真是那种很古老柜子的配属物,就问雪寄:

“我们去找找,你说的破柜子也许是答案。”

在回答胡中剑的问话之前,她若有所思,然后扶着墙壁站起来,带着胡中剑走到一个黑暗的角落,那里果然有一个十分狭窄的巷道。

他们沿着地下潮湿低矮的长廊一直往空气最沉闷的地方走,一边走一边寻找,好久之后,按照龚雪寄的印象提示,他们终于见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堆砌着一个破木柜。可那个柜子并没有锁头,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一些旧报纸,而且上面有无颜六色的颜料痕迹。

“是制作版画时使用的旧报纸,这里曾经做过版画。”

龚雪寄毫不含糊地说。

雪寄是美术专业的高才生,胡中剑对她的辨认表示认可。他没有停留下来,而是继续寻找,当他把柜子移动开的时候,突然发现墙壁上有一道最新擦抹过的痕迹,他警觉地查看,果然是最近的痕迹,说明有人曾经专门到了这里,里面有什么东西呢?

胡中剑大胆地用手掌推了一下,忽然,一道暗门开嵌一道缝隙。

他的心头一亮,立刻用力推,那道木门一下子被推开,露出里面的小空间,原来这里竟是一个竖井,通风使用的竖井,不过要不是外面的痕迹提醒,胡中剑怎么也不会发现这里的秘密。他钻进去,一个重重的黑色铁箱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找到答案了,那家伙是想开这个箱子。”

胡中剑想将箱子抬出来,由于很重,累得他汗流浃背,龚雪寄帮助他,把箱子总算弄出来,胡中剑望着那把老式锁头,气喘吁吁地调皮地说:

“我们找到财宝了!”说完用那把生锈的钥匙一捅,锁开了,龚雪寄也兴奋起来,

“晋爷爷一定也知道这里,他来过,不过他会不会知道这个箱子呢?”

他轻轻地打开已经生锈的金属柜子,见里面有两个格子架,上面有几副锈迹斑斑的手铐,还堆积着发霉的纸张,档案袋还有一些红红绿绿的纸片。胡中剑小心地将材料拿起,再用打火机一照,都是黄褐色和蓝色的档案袋,被长期潮湿环境腐蚀后而破损。这极大地出乎两人的意料。

第98章:第九十三章

胡中剑警觉中又不禁增加了几分好奇,开始查看那些纸张,由于长期的霉变,勉强打开其中的分页,可消退的字迹依然能够看出,上面的文字和一个个的红指纹,是一种老的档案。他小心翻开几个写着绝密字样的藏蓝色档案袋,等打开之后,里面的东西吓了他一大跳,那是一个卷宗档案,繁体字上面的黑白照片显示出一个英俊的年轻的面孔,从绝密的红印可以看出,那是解放后的公安局保密分局旧档案。

他开始注意这一摞落满灰尘的蓝皮卷宗,这是六十年代初公安局审理案件的卷宗。初步可以看出,是一起境外特工组织案件破获之后留下的机密材料,可能由于文革动乱的浩劫,当年负责案件的公安局领导相继被打倒,或者遣散或者被迫害,这些机密材料就成了当年造反派罗织罪证的工具,能被转移到这里,说明这些卷宗的确是经过了一番浩劫。

胡中剑将材料拿到光线好的地方继续审看,里面有一份文件披露,当年本市曾经是境外敌特组织秘密活动的高发地区,一举破获的这起联络暗号为双面葵花的案件,曾经轰动一时。在文革前夕,市公安局在安全局指挥下,专案组一举破获了这起特工组织案,逮捕七名嫌疑人,他们以各种合法身份在市里各个敏感机关从事间谍活动,文革开始时,这些人被以颠覆国家罪和间谍罪分别判处死刑。

胡中剑凝视着其中一个死刑犯的黑白照片,虽然年轻,可也觉得眼熟,经过认真辨认,他终于向龚雪寄投去了一束奇异的目光。

“怎么了?剑哥!”

“你过来看一下,也许你会给我的判断以肯定。”

胡中剑递过那份绝密卷宗,龚雪寄看完了照片后立刻惊愕得脸色惨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