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四章荒野别墅

几天后,潘萄忘记了这件荒唐的事。

“五一节”,她休假回老家,听见了一个让她震惊的消息:张浅下落不明!

镇里人风言风语,有的说她跑到国外去了,有的说她被坏人绑架了,有的说她贪污巨款逃之夭夭了……

潘萄觉得,所有猜测,似乎只有最后一种更贴切。她了解她,贪恋钱财。

休假后,潘萄回到市里上班,心里一直想着张浅的事情,郁郁寡欢。

一个黄昏,那个男人的电话又来了。

“最近怎么样?”他问。

潘萄有些气恼,她说:“你为什么又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墓地太寂寞了?”

他问:“你怎么了?”

潘萄说:“我去了你的别墅。那个地方是一片坟地。你什么意思?”

那个人平静地说:“你错了。那里不是高坡,你说的那个公墓离高坡还有3里路。”

潘萄的语气这才有点缓和:“是我没有问清楚……”

他带着歉意说:“是我没有讲清楚。”

接着,他很坦荡地说:“今晚你到我这里来,就别回去了,我的房子很大的。明天正巧是周末。我们好好聊一聊。我不想说,我到网上就是为了找你。”

这一句话让潘萄有点感动。她犹豫了一下:“现在?”

他说:“我开车接你。”

她说:“不用了,我打个出租车去吧。”

他并不勉强,说:“也好。只是,你别再找错了。”

她不好意思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伞问。雨伞的伞,问题的问。一会儿见。”

潘萄打扮了一番,出了门,天已经黑下来。

迎面开来一辆十分少见的豪华出租车。这时候出租车稀少了,潘萄顾不得考虑价钱,上去了。

她坐下来,那个司机伸手帮她系好了安全带。

潘萄对他说出她要去的地址时,他眼光怪怪地看了看她,也许是不明白她一个孤身女子孩这么晚为什么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她又有点紧张起来。

出租车出了市区,没有了路灯,越走越黑,潘萄的心里更紧张起来,终于她说:“师傅,咱们往回开吧,我不去了。”

“为什么?”那个司机看着前方,继续驾驶。

“你别管了,我要回去。”

“这样犹犹豫豫可不好。”那个司机说,一点没有返回去的意思。

潘萄有些生气,也有些害怕,她多希望这时候伞问出现啊。她用商量的口吻说:“师傅,真的,我要回去。去那个地方会花多少钱?我可以按那个里程付你车费。”

“我不收你车费。”他还朝前开。

恐惧占据了潘萄的心头,她假装平静地说:“你可真会开玩笑。咱们调头吧。”

“我这个人一条道跑到黑,永远不会调头。我带着你朝前走,你看,前面多好啊!也许此行就改变了你的命运。”

说完,他从车窗伸手把车顶那个出租标志取下来,放进了车里。

潘萄猛地意识到,她现在等于黑灯瞎火坐进了一辆陌生人的车,朝一个陌生目的奔驰。她伸头看了看,发现这根本不是出租车,没有计价器!她懵了。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她抖抖地问。

“我不想说。”他的态度很冷漠。

“你就是……伞问?”

“不像吗?”

潘萄不知说什么好了。他怎么知道自己的住址?他为什么扮成出租车司机?他的态度为什么这样诡怪?

她小声问:“我们是去高坡村吗?”

他说:“不。你说的对,那里是一个公墓。”

潘萄想跳车逃走,可是没有胆量。

车一直在奔驰。她想尽可能地和这个人亲近起来,那样也许他就不会伤害自己。她故作平静地问:“你结婚了吗?”

“没有。”他说。停了停,他又说:“我这辈子都不想结婚。”

“那你还约我干什么?”潘萄觉得被耍了,她顾不得害怕了,大声喊道。

他不说话,专心致志开车。

“你送我回家!”潘萄觉得没有任何希望了,又喊道。

他看都不看她一眼。

她低头解那个安全带,却发现,那个安全带好像是锁上了,根本打不开。

车终于开进了一个别墅般的院子,那院子很空旷。他把车停好,转过头来说:“我说过,我到网上就是为了找你。”

然后,他出去把铁大门锁了,“哐当!”那声音重重的。

夜已经深了。潘萄甚至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觉得她被诗情画意给害了。

他回来,为潘萄打开安全带,把她拉出来,把车门关上了。但是,驾驶室里的灯亮着。这个熟悉的情景蓦地打开了她的那个惊恐的记忆!

阴风吹过,潘萄打了个冷战。

“你见过它,是吗?”那个人在一旁怪怪地笑起来。

潘萄惊恐地回过头去,猛然看见站在身旁的他变成了四只眼睛!她感到自己的魂“忽悠”一下就飞出了她的身体,一下就瘫软在地上。

她醒来时,已经是在房间里,她躺在沙发上。那沙发是白色的。

窗户上拉着窗帘,落地窗帘。她的头上有一个很高的落地灯,一点都不亮。房间一角有个黑糊糊的洞口通往地下。这个自称伞问的人,他大约30多岁,长得还算周正。

潘萄急速考虑着今夜自己是失去贞洁还是失去性命这样一个重大的问题。她极其疲惫地环顾四周,寻找漏洞逃跑。没有漏洞。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