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水灌汴梁中(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开封城外,闯军营寨依旧蔓延,不过规模却好像小了一些。

中午,从商丘赶来的高义欢,来到中权营外,守营的头目认识他,忙笑着迎接上来,“哟,这不是高都尉么?”

赵大宪回开封领走家眷时,来过中权营寻过老爷子,所以守门的人知道他升了都尉。

高义欢认识眼前的头目,是周荣华手下的一个部总,姓陈,不晓得本名,但知道外号叫三刀。

“是陈兄弟啊!”高二哥笑着问道:“你们掌旅,我周哥呢?”

陈三刀却不立时回答,他笑了笑,“高都尉还不知道,周头也高升了,现在也做了都尉,早就不守门了。”

高义欢微微一愣,不过遂即反应过来,他从商丘北上的时候,已经听说闯军在朱仙镇大败官军的消息,想必周荣华立了点功劳,所以升了一级。

想到此处,高义欢立时笑道:“周哥高升,陈兄弟现在也升了一级吧。恭喜恭喜啊!”

陈三刀脸上笑道:“同喜,同喜,高都尉是来找周头的吧。”

高义欢点了点头,“还请陈兄弟通报一声。”

陈三刀微微颔首,扭头吩咐一名士卒一句,便与高义欢有的没的闲聊。

不多时,穿着一身山纹甲的周荣华,便大笑着走了过来,显得意气风发。

高义欢见他一身行头,威武霸气的很,便知道闯军这次确实大胜了。

“大兄弟,你咋来了?”周荣华大笑着一拳捶在高义欢肩膀,高义欢岂能让他占便宜,也狠狠给他肩上一拳,两人大笑着相拥,“周哥,恭喜高升啊!”

周荣华与高义欢抱了一下,遂即将他拉到一旁,低声说道:“大兄弟,老哥不是跟你说过么,现在粮食真没有,不过这次闯王大胜,缴获极多,你要是想弄些兵器、衣甲,老哥手里还有一点,价钱咱们好商量。”

之前高义欢派人过来了几次,想向周荣华弄点粮食,他见高义欢过来,便以为他又来买粮了。

两人哥哥、兄弟的叫唤,可是周荣华知道高义欢要找他,只有一件事儿,那就是倒卖物资,而他愿意见高义欢,同样也只有一个理由,就是做交易。

高义欢听了周荣华的话,心里却不禁一喜,闯军没粮食,他正好可以把粮食拉来高价卖出,而至于兵器和衣甲也正是他所需要的。

“周哥,大营真的又没粮食了么?”高义欢低声问道。

周荣华叹了口气,“我骗你作甚。”说着他左右看了看,才压低声音继续道:“就前些日子,曹营粮尽,罗汝才要拔营而去,闯王分了他些粮食,曹营才留下来。开封大营近百万众,虽然后营制将军李过在归德打了不少粮回来,但是耐不住百万张嘴,大营真没啥粮食,你就是二十两一石,我也不能卖你了。”

高义欢听了心里一喜,他没有讨价还价,周荣华自己就把底牌亮了。

高二哥待他说完,并不急着提粮食的事情,而是问道:“周哥,这次朱仙镇大捷,缴获的衣甲和兵器不少吧?”

周荣华脸上顿时布满了笑容,“怎么,大兄弟感兴趣?哥哥我可告诉你,这次闯王击破三万官军,缴获可是堆积如山,骡马就有近万。”

周荣华有些兴奋的看着高义欢,“大兄弟,你想要些什么,给你哥哥说说。”

“周哥、棉甲、火铳、长矛、战刀、骡马、药子,都什么价位?”高义欢没找到铁匠,那他的兵甲装备,便还是需要用钱购买。

周荣华见他果然有兴趣,态度更加亲热起来,“大兄弟,凭咱们的关系,哥哥也不赚你多少,棉甲、火铳都是三两,战刀、长矛都五钱银子、药子一斤就是一两,骡马不好弄,至少得六十两一匹。你看怎么样?”

棉甲和火铳一两就能做出来,周荣华说是优惠,其实赚了他三倍不止,而骡马的价格更是接近了战马。

不过考虑到河南白银的购买力,远远不如江南,所以这个到也能接受。

高义欢稍微沉吟,便说道:“周哥,棉甲我要六百套,火铳、战刀、长矛、藤牌各二百,药子来五百斤,骡马我要五十匹。”

周荣华听他的话,眼珠子一下都瞪了出来,他不禁上下打量了高义欢一眼,“大兄弟,你发财呢?”

周荣华没想到高义欢居然要这么大的量,这合计起来,至少得六千两左右,他那里来这么多银子?

这时候高义欢也在打量周荣华,盯着他身上的山纹甲道:“周哥,你这甲卖不卖啊。”

周荣华脸上有些愕然,这小子现在怎么这么狂,他到底有多少银子,居然连他身上的甲都不放过。

“这个可就贵了,至少要一百两,才能拿到货~”周荣华说了一句,目光却瞟向高二哥身后,见赵柱子几人都是空手过来,不禁皱眉道:“大兄弟,你不是拿哥哥开涮吧?你银子呢?”

这种买买买的感觉,让高义欢内心十分舒服,他听了周荣华问他银子,脸上不禁神秘一笑,“我怎么敢拿哥哥寻开心呢?”

高义欢顿了顿,接着说道:“不瞒哥哥,银子我确实没有多少~”

没银子你装啥大尾巴狼?周荣华脸上神情立刻垮了下来,有些不高兴了,“大兄弟,哥哥我这可不赊账~”

高义欢见此却忙道:“周哥想哪儿去呢?大营不是缺粮么,我准备拿粮食和你换。先给你三千石怎么样?价钱嘛,就按着哥哥说的二十两每石!”

周荣华听了这话,一下愣住了,惊讶道:“你有粮?”

“我刚打下亳州,弄了不少粮食。”说着高义欢声音压低了些,“我还找到了一条同南面交易的渠道,这三千石只是开始,后面还有粮过来。”

周荣华一下震惊了,三千石粮食已经惊掉他的下吧,高义欢还有同南面交易购粮的渠道,那不是抱了只能下金蛋的鸡儿?

“大兄弟,这个玩笑可开不得啊!”周荣华还是有些不信,毕竟东南的官绅可是闯军大死敌,两边跟本走不到一起去,有几个富绅敢和杀人如麻的流贼交易。

“周哥,这事我岂会骗你。”高义欢正色道:“我这次来开封,就是来找你,看你吃不吃得下这笔粮食。你要是不信,我交代一句,过几天就把粮食拉过来,不过你得给我二十两一石!”

周荣华见他神情不似有假,心里一下后悔起来,他没事提什么缺粮,提什么二十两一石呢?

他的衣甲、兵器,高义欢没回还价,他这自己说的缺粮,二十两都没得卖,现在却也不好改口,他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周荣华一阵懊悔,一咬牙道:“大兄弟,你要真有三千石粮食和从南面够粮的渠道,那这第一批粮,我就二十两每石给你吃了,不过后面交易可不能这个价,老哥我也得挣点对吧~”

高义欢听了大笑,拉起周荣华的手,“周哥,没有问题,下一批咱们再议~”

(感谢房老大的1000,椿树与秋螟,殊战之殇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推荐,收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