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章 14真相(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对于这样的结果,谢氏感觉到了威胁。m乐文移动网她有预感,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再也不能成为太子身边的第一人了。一旦那景绣取代了自己的位置,沦为一个普通的奶娘,甚至很有可能被赶出皇宫……

谢氏心中一颤,不行,她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无论如何,她都要想办法除掉景绣!

经过上次的事情,景绣明显已经提高了警惕,而且,谢氏也明显感觉到,东宫里面多了好些暗卫。思来想去好几天,她竟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咬了咬牙,谢氏眼中闪过一抹冷光,看来,是时候找那个人出面解决了。

华丽的宫殿里面,淡淡的幽香传来,美人榻上,若隐若现的身影,显得曼妙而动人。

“没想到,这个女人倒是聪明,知道走后妃这条路行不通,倒是懂得退而求其次跟在太子身边。现在,竟是连谢氏都感觉到威胁了吗?”

几年的日夜相处调教,竟然还比不上一个才来半个月的小丫头片子!就连陛下都对她颇有照顾,不得不说,宫装丽人也升起了一股忌惮之心。

“告诉谢氏,过几日便是皇家秋狩,陛下一定会带着太子出宫去围场的。到那个时候,本宫会借人手给她,让她自己机灵点,找机会把那景绣给除掉。”

“是,奴婢这就去。”

*************************

时间飞逝。

转眼便是一月过去,八月入秋,盛大的秋狩仪式,也已经提上了日程。这几日,姬玉一旦有空,便亲自陪着念锦训练骑射。小家伙别提有多高兴了,程锦绣不会骑马,小家伙倒是兴致勃勃的教她。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也许是因为天生的母子亲近,念锦对她的戒备之心早就消失不见。相反,还一日比一日亲密起来。倒是惹得姬玉在一旁暗自吃醋,他也想教自己的老婆骑马甚至朝夕相处好不好!

皇家围场已经在布置当中,驻扎的营地,以及狩猎的区域,都要做好相应的准备。此事盛大,除了皇帝太子后妃,还有朝中大臣们以及他们家中的青年才俊都可以参与。而其中的佼佼者,还可以得到陛下的青睐,若是脱颖而出,自然也是天大的好事。

太子出行,要带的随从也少不了,程锦绣,谢氏,还有吴公公赫然在列。还有一些伺候的宫人,太监和宫女各十个,都是要经过挑选才有资格一起的。内侍那边有吴公公安排,而宫女们的选择,则是谢氏在安排。

程锦绣也不和她争抢这个权利,反正这东宫的宫女对谢氏都算是心腹,否则的话也没那个机会留下。她拉拢谁都不行,反而说不定招惹上一个和兰芝差不多的歼细呢。

翌日清晨,程锦绣收拾妥当便起了身,所有准备的东西都在前几日安排好了,如今只需要清点一下,按部就班跟上宫里的队伍便是。陛下和太子,有他们单独的銮驾,程锦绣则是尾随其后。她和谢氏一人在左,一人在右,颇有些泾渭分明的意思。

皇家围场是从前朝就开始建立的,背靠云雾山,如今已经经历了上百年。里面的野兽有野生的,自然也有皇家的人专门从别的地方捉来放养的。而猛兽一般都在山林深处,围场的人都会做下危险的记号,一般不会让里面走。

到了围场脚下,程锦绣看着四周浩浩荡荡的人群,颇有些惊叹。时间已经过了六年,朝廷中的大臣似乎也变动了不少,她隐约倒是看到了几张熟面孔,倒是都比记忆中苍老了许多。

只有她,似乎还停留在原地,反而更年轻呢!程锦绣微微一笑,目光落在了前面的姬玉和念锦身上。只要能够和他们一直在一起,时间,都已经不重要了。

一行人很快便到了围场的驻地,程锦绣和谢氏立刻开始指挥宫人们将带来的东西安置妥当。而围场那边,姬玉已经慷慨激昂的念完了秋狩传统,号召儿郎们策马奔向林中呢!念锦也随行其中,穿着一身劲装的小家伙和他父皇一样英姿勃发,小小年纪却颇有气势。

程锦绣只来得及看上一眼,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地出发了。这种场合,女人一般都是没机会参与的,只能做点后勤工作。

“景女官。”一个动听的声音响了起来,程锦绣抬起头,果然看到了谢氏窈窕的身影。据说,谢氏是成了亲的,结果运气不好,夫君意外横死,而她却碰巧怀了遗腹子。奈何孩子生下来便是死胎,她也被夫家冠以克夫之名赶了出来。

因为谢氏小有才名,和忠义侯府也有些亲戚关系,刚好碰上程锦绣“难产”,李云芙见她性格温婉,身世也让人怜惜,便举荐她进了宫做念锦的乳娘。

其实,以谢氏的年纪和相貌,再加上太子乳娘这个身份,她完全可以再嫁找个好人家的。只不过,她自己却主动拒绝了。在宫中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因为是太子的乳娘,哪怕是后妃见了她都得客气三分。享受过权势带来的风光,她又怎么会甘心回归平凡呢?

“原来是谢姑姑,不知道谢姑姑叫我,所谓何事?”

“我的确是有些事情,想和景女官认真商议一下。是有关上次的误会,还有太子的一些隐秘。只是眼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知景女官可否赏脸移驾?”

四周宫人人来人往,的确不好说些私事。程锦绣挑了挑眉,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谢氏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果然,和太子有关的事情,这个女人就无法拒绝啊。

谢氏带着她去了行宫的后面,这里靠近后山,不远处也有守卫巡逻。虽然是个死角不容易被人发现,然而只要大喊几声,还是可以引来守卫们的注意的。

“有什么话,谢姑姑就直说吧。”

程锦绣脸上的神色淡淡,她和谢氏之间的矛盾,其实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便一直不冷不热,只差撕破脸皮罢了。

“景女官,不过短短半个月,你倒是脱胎换骨。从一个刚进宫的小宫女,什么规矩都没学,就成了掌事女官。看来,这段时日的经历,倒是让你不知好歹,萌生了不该有的心思了!”

谢氏冷冷一笑,看着程锦绣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恨意。

“谢姑姑这话倒是好笑了,难道你的心思就该有,就能见人了?比起你故意教坏太子,不准他和别人接触,还让他变得骄横跋扈,我只是想让太子变成一个正常的孩子,难道有错吗?至少,我对太子的真心,完全比过了你的虚情假意!”

“看样子我还真是小看你了,竟然连这个都被你看了出来。如此,你就更加留不得了!”

谢氏脸色一变,看向程锦绣的目光越发不善起来。她自以为行事隐蔽,可只要贴身接触的人,还是可以看得出端倪的。只是她身边跟着的多半都是自己的心腹,凡是新来的都会被她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赶走。偏偏在程锦绣身上,让她有惊无险地逃了一劫。

好在今日她已经设计好一切,程锦绣必死无疑,她也无须再遮遮掩掩了。

“谢姑姑,你这是什么意思?别忘了,这里是行宫,只要我大喊出声,就会有守卫过来!而且,今ri你约我出来,可是许多宫人都看着的!若是我出了意外,谢姑姑你就是头一个怀疑对象!”

程锦绣有些慌乱地开口警告起来,她自然也看得出来,谢氏此举,竟是不怀好意!

“你喊啊,我倒要看看,谁会听到你的呼救声过来救你!就算是宫人们知道又如何,这里是皇家围场,毒虫猛兽何其多,景女官你运气不好,被毒蛇咬死了,与我何干?”

谢氏讥诮地勾起嘴角,仿佛十分欣赏程锦绣不敢置信的表情。

“难道,那附近的守卫,都是你事先收买过的?谢氏,你未免也太狠毒了些!”程锦绣瞪大了眼睛,一脸愤恨地看着她。

“你自己不识抬举自找死路,又怪得了谁?下辈子,记得多长点心眼吧!”

抬起手腕,谢氏从怀中取出了一把小巧的袖箭,这是那人特意给她的武器,上面涂上了剧毒。只要射中了程锦绣,六十息的时间内她就必死无疑。而且,袖箭的针眼极细极小,根本看不出来伤口。到时候再抓一条毒蛇咬她一口,造成了被毒蛇咬死的假象,那就万事大吉了。

就在她打算行动的时候,却是忽然神色一僵,整个身体都变得麻木起来,竟是连动都无法动弹。程锦绣脸上早就没有了惊慌失措的神色,反倒是露出了冷笑。她上前一步,将谢氏的袖箭强行抢了过来,而谢氏却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你说得对,下辈子,的确该长点心眼了。不过,这话,是要送给你的。”

紫电貂白色的身影飞快地闪过,跳到程锦绣的怀中摇着尾巴求表扬。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程锦绣这才将目光落在了谢氏身上。她走到了谢氏身边,压低了声音,在她的耳边低声开口道。

“说来我们也算是心有灵犀了,本来我也是打算在今日将你除掉的。毕竟这围场多得是毒虫猛兽,不小心被咬死了,那也是理所当然嘛!不过,谢姑姑,你真的舍得,就这样死了吗?”

将袖箭抵住了谢氏的胸口,满意地看到这位无时无刻都精致雍容的谢姑姑,脸上终于浮现出了惊恐害怕的神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