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506(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正文零一张默偷欢一——

零一张默偷欢一

张默惊慌的看着周梦龙,周梦龙看着那化着淡妆的精致脸孔,性感的嘴唇微微张开,搂着纤腰感觉无物,周梦龙忍不住一下亲了下去,搂住臀部的手也下滑到裙子的开衩处,准备往里面摸去……

“啊,不要,梦龙,不能这样的,我们这是在外面,你住手好吗?”张默一面躲避着周梦龙亲吻自己嘴唇,一面用手阻止周梦龙摸向自己的大腿,她怕发生这些事情,她怕被周梦龙融化,她还怕这个时候被安然撞见会多么的尴尬,可是她要逃避着扭动着细腰,确感觉自己的阴户正对着周梦龙已经涨大的鸡巴在那里摩擦着。

啊。多么难受的感觉啊,这个感觉很久没有了,她也开始迷乱,抵抗的力量在一点点的消失,终于张默的嘴吻上了周梦龙,一双玉手也放弃的抵抗,任由周梦龙摸向自己的大腿。

她需要周梦龙的爱抚,周梦龙终于摸到了那曾经给他带来无限欢愉的肉体,还是这么细滑,还是这么白皙,丝袜腿的魅力一直没有改变,黑色丝袜包裹的丰满大腿透着诱人光泽,隐约看见里面白皙的肌肤,他用力的拉了一下她的大腿,使他的鸡巴更贴近张默的阴户,他快要爆发了……

张默自然知道周梦龙的变化,但是残存的一点理智让她知道这里不是地方,万一安然进来看见可不是甚么好事,她亲亲的说了声:“梦龙,放开我,不要让安然看见了,我怕,不要为难我好吗?”

看着眼神中流露出了祈求的目光,周梦龙也知道这里不适合有甚么行动,就亲了一下她的脸颊,放开她,悠悠的说:“张默,放开一点,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相信我……!”

“嗯,梦龙,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你相信吗?”“嗯,我知道,我何尝不是呢?”一阵无语之后,2人恢复了愿态,安然这个时候走了进来。

在周梦龙温馨的家里,点上蜡烛,3人围坐在餐桌边,安然打开了一瓶红酒,给周梦龙和张默都倒上一杯,她举起杯子邀请大家一起喝干了。

周梦龙知道安然的酒量实在不怎么样,就劝说不要喝多了,当然关心溢于言表,张默也劝安然不要喝的太多,毕竟满桌的好菜不要浪费了,喝醉还怎么聊天。

也不知道今天安然怎么了,竟然喝了很多的酒,果然没有几下就晕乎乎的醉了,周梦龙扶起她的身子,看着她那酒精作用之下白里透红的脸颊,怜爱的将她伏进卧室,那安然还喃喃的:“嗯,没事,我没有醉哦,麻烦你先陪陪张默,我一下就好了……”

周梦龙回答着她,帮她放倒在床上,脱掉她的高跟鞋,替她盖上被子。然后走出房间关上房门,转身来到客厅,就看见了在收拾餐桌的张默,那熟悉的背影还是那样的风姿卓绝,在伴随着搽桌子的动作中那丰满的乳房也随之轻摆,显示着自己的诱人弹性。

看的周梦龙不禁咽了下口水,忙上前说:“张默,怎么好意思你来收拾,我来吧。”“嗯,不客气的哦,这些也是我们女人做的哦,没事没事,一下就收拾完了,你今天陪我们逛了一天了也累了,我知道陪女人逛街购物是男人受罪的,你去客厅沙发上做一下,我一下就好!”

听着张默这样说,周梦龙也不好再强求,只能乖乖的坐在沙发上面,打开电视看了起来。不一会儿,张默就收拾好了走出餐厅,在周梦龙边上做了下来。

周梦龙给她倒了一杯茶,2人开始聊了起来。“梦龙今天你辛苦了哦,逛街挺累的是吧,我都累的不行了,全身酸痛……”

“那里的话啊,在我眼里你还是那样的迷人哦,跟以前比起来只会更加有魅力,其他倒没有甚么。”“那里哦,谢谢你的安慰,……”

“那里那里,小小年纪,就这么悲观啊,你要知道,你在我心中仍然是那么的充满诱惑的哦,就像我们以前在一起一样啊……”“就你会说话,现在你的嘴是更能说了,不愧是县长了哦,说得我心里头高兴。谢谢你哦!对了,周我走了一天了,想去洗澡一下,你等下吧,我一下就好。”“嗯,没事的,你去,我看会电视就行了。”

张默转身进了房间拿了换洗衣物进了浴室,周梦龙就听见里面淅淅嗦嗦的脱衣服的声音,无聊的他突然产生了一窥究竟的想法,有了这个大胆想法的他,偷偷走近浴室外面。

浴室的门是玻璃的,其实原来周梦龙为了跟安然和玉宁玉宁一起鸳鸯浴而改的玻璃门这下又发挥了作用,其实人只要在外面就能很清楚的看见里面人的一举一动,这个看不要紧,只是后面发生的事情使周梦龙和张默终于爆发了心中那久违的欲火……

只见张默在里面慢慢的脱掉毛线衫,露出了那被白色蕾丝胸罩包裹的丰满乳房,她双手勾背解开胸罩的扣子,那一对翘翅般的玉乳一下就跳进了周梦龙的眼帘,那对乳头跟安然的乳头色泽相若,一样的诱人,只是她的乳头比安然的大些,她的胸型是竹笋型的,显得更加饱满丰挺。

周梦龙看着这个曾经被自己肆意揉捏的美乳,下面的鸡巴一下子就涨了起来,顺着光洁的背部从上向下望去,虽然还没有脱那高腰开衩裙,但是光是那白皙背部,和纤腰就带给周梦龙无比的诱惑。

周梦龙寻思着老天还真是眷顾一位女人,让她还保持着这么动人的躯体,在裙下那黑色丝袜包裹的修长小腿正泛着迷人光泽,让周梦龙在外面偷窥的兴奋不已。

这个时候的张默似乎还没有准备脱下裙子,只是将手指伸向脚跟部位,在脱鱼嘴高跟鞋,在伏下身子的那一霎那,很美的臀形包裹在裙子里面,可以很清晰的看见是一条丁字内裤,因为从裙子外面没有看见普通内裤的痕迹,原来张默还穿着这么性格的内裤啊,周梦龙的鸡巴也亢奋到了极点……

而这个时候的张默弯腰下去脱鞋子的时候,眼角余光撇见了浴室玻璃门外面隐约有个人影,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在偷窥了,一股心跳的感觉从张默心里产生,原来周梦龙再偷窥自己洗澡啊,那从心里涌出的娇羞神情使得自己的脸颊都红仆仆的十分诱人。

她想到安然现在醉了,而自己一直期待的周梦龙就在外面偷窥着自己,而自己保养得宜的诱人躯体正在狂热的吸引着这个曾令自己欲仙欲死的男人,她也迷乱了,在脱鞋子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左脚一滑,一屁股跌倒在浴室里面,传来哎哟未的一声娇喘,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看来滑了一跤似乎很痛,她用手抓着被扭到的左脚踝,坐在浴室地上轻揉着。

而裙子因为跌倒在地上而很自然的上缩到了极限,已经将那丰满的大腿全部展示在周梦龙的眼前,甚至都能看见白色的丁字裤的痕迹了,而那吊袜带勾住的黑色蕾丝长筒袜包裹着的匀称的一双腿也暴露在了周梦龙不洁的眼中,是那样的充满诱惑……

周梦龙在外面看着似乎很难受的张默,感受到那无边的诱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打开了浴室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关切的看着上半身未着片褛的张默,轻声问道:“怎么了啊,张默,是不是扭到脚了,听见你痛苦的声音我就进来了,对不起啊!”嘴上说着,眼神却已经把这个半裸的美女给视奸了一遍!

“嗯,一不小心把脚给崴了一下,现在脚踝那里很痛啊!”是这里吗?周梦龙将手伸向张默示意扭伤的左脚踝,轻轻的抚摸着,“嗯,轻点,好痛啊,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洗澡都跌倒!”

看着满脸羞红的张默,周梦龙笑笑没有说话,而是抱起她那柔弱无骨的娇躯抱着她走出浴室,“我帮你放在穿上揉揉吧,不然要是肿了就不好了。”

“嗯,那多不好意思啊,我自己来吧,谢谢不用了哦!”张默看着自己半裸着被周梦龙抱进卧室,羞愧难当,狠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头埋在了周梦龙的胸膛。

周梦龙看见怀中佳人的娇羞模样,更是激动万分,便不多说:“没事的,我帮你揉一下,乖乖的不要动哦,免得起到反作用!”

说着将张默放倒在床上,握住她的左脚踝,脱掉高跟鞋,按照扭伤的部分开始轻柔起来,他揉的很认真,张默看着周梦龙心情荡漾,他还是那么的温柔,深知爱护女人的一颗心,真是所有女人的克星啊……

“嗯,轻点,痛啊,周梦龙,你轻点哦……”周梦龙看着一双妙目对视着自己的张默,从眼神中透露出了勾魂的神情,周梦龙故意揉的重了一点,把张默给害苦了,“哎哟未,梦龙,你不要这么重啊,痛死我了哦……”

其实扭伤的没有那么重,不过故意撒娇的张默的呻吟倒是激起了周梦龙的色心,看着上半身赤裸的娇娃,那竹笋型的一对乳房随着身体的运动而抖动着,一上一下的诱人极了。

看的周梦龙欲火高升,实在是受不了了,一只手继续的揉捏着张默扭伤的左脚踝,另一只手不老实的摸向包裹丝袜的大腿,趁着张默不注意,从小腿一直慢慢摸进了开衩裙摆里面,感受着那丝质感觉带给他的刺激。

那丝袜包裹着的美腿泛着耀眼的光芒,从丝袜的纹路中透出的是张默保养得益的白嫩肌肤,周梦龙看着那紫色指甲油涂在芊芊玉趾之上,外面黑色袜头的束缚更增添了美的诱惑,右手一直摸向张默的大腿内侧,一直没有遇到阻力,周梦龙偷偷瞄了一眼张默,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把她脚踝揉捏的太痛而闭上眼睛,还是因为发现自己怎么在侵犯她成熟身体而故意闭上的,反正没有反对那就继续吧,不要错过这个大好时机就可惜了。

周梦龙打定注意,就更加肆无忌惮的摸着,感觉那白皙丰满的大腿内侧肌肉还是紧绷绷的,没有一丝的赘肉,终于摸着了蕾丝袜边。

那里周梦龙触碰到了吊袜带的扣子,由于蕾丝长筒袜头的束缚使得黑色丝袜和白色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给人以美的享受,周梦龙轻轻撩起张默的裙子,从开衩处又一次升了进去,准备向那个让他向往很久的迷人地带进发。

这个时候,终于张默的一双玉手阻止了周梦龙的继续前进,“不要,梦龙,就这样吧,我怕安然她……我不希望她知道后伤心,好吗,我真的好怕啊,梦龙……”

零二张默偷欢二

周梦龙那被燃烧的熊熊欲火怎么可能一下就被她所阻止,“没事的,亲爱的张默,她醉了,不会知道,只要我们不说没有人会知道的,你放心,我好想你啊,你知道吗?你那成熟美艳的娇躯时时刻刻出现在我的梦里,让我久久不能忘怀啊,还记得以前我们的恩爱吗?让我再好好爱你一次吧。放心没有人会知道的,放松你的心情,让我们彼此享受吧?难道你就不想我吗?对我就这么绝情吗?……”

张默看着认真对她说话的周梦龙,无言以对,她不敢再想,感知周梦龙那呼出充满男性魅力的气息,自己再也把持不住,对安然的亏欠之情抛掷脑后,被周梦龙温柔体贴的话语给深深迷乱了……

看着不再阻止他的张默,一双媚眼如丝般的看着他,周梦龙读出她眼中对性的渴望,他不在客气,一下扑上张默身体上,醉不客气的撬开了张默樱桃小口,舌头和舌头纠缠在一起,双方互相的舔食着对方的口水,张默一只手搂住周梦龙的脖子,一只手也已经探下去隔着裤子摸着周梦龙那早已经涨大的愤怒鸡巴,“哇,比原来又大了,真是一个真汉子啊,自己原来就被它给搞的要死要活的,过来这么久,跟自己老公那短小鸡巴做爱基本没有改变的紧窄阴户会不会被它给插爆了啊?天,他真的是自己的命中克星啊!”

周梦龙看着张默摸着自己的鸡巴,也不客气的一下褪去了衣裤,赤身裸体的面对张默,张默杏眼瞟见了那根粗长的阳具正一翘一翘的对着自己,想到马上就要插入自己那紧小的肉穴里面,小穴不自觉的流出的阴精早把那性感丁字裤给湿透了……

“啊,讨厌,好可怕的坏东西,把它拿开,不要吓我了,好梦龙,不要……。不要欺负我……,我怕……”周梦龙听着那淫淫细语,看着已经春情荡漾的成熟美人张默在床上忸怩着,故意挑逗着说:“那里有怪东西啊,我没有啊,我就知道有人喜欢它,曾经还含着说爱死了哦,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哦?不要怕,乖乖的,等我的好弟弟来爱爱哦!”

“不要,不要嘛!……讨厌死你了,你不准过来……!”听着张默充满挑逗的话语,周梦龙一下扑上去,用嘴含住她的一对玉乳,在红嫩的乳头上忘情的吮吸着,乳头早已发情挺立,乳晕也涨大了一片,十分好看,“张默你的乳房真美……奶子真香啊……让我好好享用哦!”“恩,不嘛,不要,羞羞死人了哦为!……”

周梦龙一边亲着乳头,一边用手揉捏着,双重刺激下使得张默下体传来火热感觉,小穴已经发出强烈对性的渴求,张默挺高阴户贴紧周梦龙的鸡巴,屁股左右扭动着摩擦着周梦龙的阳具,使得周梦龙也受不了了,伸手勾过张默小腿,将她的右脚抬起,使那丝袜美腿贴近自己的嘴巴,一下把张默的脚趾含进嘴里面,“哦……哦……好痒啊,不要这样嘛!弄的人家好难受,坏死了梦龙,讨厌鬼……”周梦龙的口水已经弄湿了张默的脚趾,湿乎乎的感觉从包裹着黑色丝袜的脚上传来,那种感觉只有周梦龙能够带给她,可恨自己那笨笨的老公从来都不会享用自己美妙身躯,只留给眼前这个男人享受了……

周梦龙顺着丝袜脚一直轻吻下去,高腰开衩裙已经褪至腰际,下半身也已经完全暴露在周梦龙眼前,那丁字裤保卫的可怜的神秘地带早已经湿漉漉的不成样子。

“哇,张默,你还是这么敏感啊,你的迷人小穴都湿了,是不是等不及我的鸡巴来插了哦?”周梦龙故意挑逗着欲火高升的张默,“恩,讨厌,没有啊,都是你害的啦,我讨厌死你了……”发现下半身也赤裸面对周梦龙,张默羞愧的忸怩着骄人躯体。

周梦龙用手指轻触那丁字裤,将丁字裤微微提前,用那一根细绳似的摩擦那阴唇,湿湿的阴户早就不成样子了,淫唇也向两边分开,等着鸡巴的进入。

而阴户上面覆盖着的浓密阴毛更是诱人,周梦龙将丁字裤褪了下来,果然是知道他的脾气的,没有将丁字裤穿在吊袜带里面,这样就方便他褪去内裤而保留丝袜玉腿供他淫乐,自己的调教她还没有忘记,周梦龙感到十分高兴,褪去内裤之后,张默的阴部就完全展示在了他的面前。

红嫩的不似乎是她这个年纪的阴唇,一颗如豆的阴核挺立在中间,美丽极了,他低头轻吻一下那个诱人阴核,才轻轻一触就使得张默敏感身体又流出不少阴液,他用心的挑逗着这个性感娇躯,还用手指轻挖阴道壁,使得张默娇喘连连,“啊,舒服,啊,……难受,不要,不要这嘛!……你坏死了,我不来了啊,……求求你不要欺负我了嘛?啊哟未……”

“张默你好迷人啊,你的小穴都湿成甚么样了啊,你要甚么呢,说啊,不说我怎么知道呢?乖乖的,说吧,对我一个人说,不要害羞哦……!”

周梦龙知道张默已经无法忍受下去,急切需要自己的大鸡巴来插翻她那迷人小穴,还故意不知道的挑逗他,嘴巴继续在阴道口舔食着,手一下摸摸她的乳房,一下又摸摸丝袜美腿。

多面夹击之下,使得张默再也矜持不下去了,终于说出了让周梦龙猛插小穴的淫乱话语:“我的好梦龙,不要再逗人家了嘛?你要害死我啊,我受不了了,我好难受,我的小穴好痒,好像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帮我止痒啊,求求你不要再逗人家了嘛!乖,……。听话,姐姐要你的大鸡巴插翻小穴穴,姐姐就要你一个人插……”

听着那哀求的声音,周梦龙获得极大的满足感,这些都是他们曾经在一起是说的淫荡话语,今天又一次从这个美艳成熟的女人口中说了出了,周梦龙也不客气的继续玩弄起来……

“来,刚才我帮你弄的舒服难受了吧,你也来爱爱我嘛!”周梦龙转过身将上身靠在床头,示意张默含自己的粗大阳具。

张默也十分听话的伏低身子,张开小口一下把周梦龙的鸡巴含了进去,没有想到鸡巴太大,涨的她满口都是,还留了一截在外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