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450(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正文四十一——

四十一

看着阳紫烟的绝美的身材,周梦龙不由的在心中寻思了起来,要想个什么样的办法,制造出自己单独和阳紫烟或者王惠在一起的时机呢。

因为只有那样,自己才能试探一下阳紫烟的心意,想看看阳紫烟和王惠是不是可以和别人一个女人一起接受自己,可是想来想去,却没有想到什么办法,正在周梦龙苦恼的时候,阳紫烟已经唱完了歌,坐到了沙发之上,大声的道:“王惠,你看你,我说不唱吧,你又非得让我唱,你看看,我唱完了,也出了一脸的汗了,难受死了。”

听到阳紫烟这么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一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呀,想到这里,周梦龙站了起来:“阳书记,你可不要这么说呀,你的歌声真的太好听了,你不唱的话,我们还真的听不到这么好听的歌声呢,你出汗了是吧,不要紧的,要知道,这这里可是春呈最好的,各种设施都是最好的,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洗个脸吧,这样的话,你也许会好受一些的,王惠,你先玩着,我们马上就回来的。”

说是带阳紫烟去洗脸,其实也就是在这个房间里面的,周梦龙带着阳紫烟,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对阳紫烟道:“阳书记,这里有水,毛巾什么的一应俱全,你进去洗一洗吧。”

说完转过身来,对着阳紫烟,有意无意的,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大半个门,而只露出了一小个空隙,阳紫烟如果要过去的话,就只能从周梦龙的身边挤过去了。

阳紫烟看了看周梦龙,微微一笑道:“周县长,谢谢你。”那一笑,如同春风解冻,又如百花齐放,看得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正在这时,阳紫烟的身体已经靠近了周梦龙,随着阳紫烟的身体靠近了周梦龙,一种淡淡的幽香从阳紫烟的身上散发了出来,扑入到了周梦龙的鼻子里,让周梦龙的精神为之一振。

正在这时,阳紫烟的身体已经挤到了周梦龙的身边,由于两人都是侧着身体的,使得两人的胸脯不由的接触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只感觉到,阳紫烟的饱满的胸脯,在自己的胸膛上挤压了起来,虽然隔着一层紧紧的包裹着阳紫烟的丰满而坚挺的双峰的旗袍,但是周梦龙还是感觉到了阳紫烟的高耸的双峰上的弹性和热力,感受到了阳紫烟的如火一样的胴体,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热,身体的某个部位也不由的起了反应。

而阳紫烟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男性的气息,正从周梦龙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传入到了自己的心里,让阳紫烟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的一荡。

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妩媚的看了看周梦龙,却没有说什么,从周梦龙的身边挤入到了卫生间里,到阳紫烟没有因为自己的挑逗而生气,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喃喃的道:“是呀,出了些汗真的难受呀,我也得洗一洗了。”

说完,周梦龙也进入了那卫生间里面,春呈最好的舞厅果然名不虚传,就连卫生间也是那么的宽大,那洗漱池都准备了两个,可是周梦龙进入了卫生间以后,却没有走到那另一个空着的洗漱池边,而是站在了阳紫烟的身后,打量起阳紫烟来了,而阳紫烟因为弯着腰洗漱的缘故,使得身体微微的弯了起来,而使得那旗袍,紧紧的贴在了阳紫烟的身上。

周梦龙看到,那旗袍如同阳紫烟的第二层肌肤一样的,正紧紧的贴在了阳紫烟的身上,使得阳紫烟的那个浑圆而挺翘的丰臀的轮廓,尽情的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看到眼前的那诱人的情景,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热,一双眼睛看着阳紫烟的那正在那旗袍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阳紫烟的那个丰满而浑圆的丰臀,竟是再也舍不得移开半分。

周梦龙看到,那正紧紧的包裹在了阳紫烟的丰臀上的旗袍,似乎有一丝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的勒痕,看到这里,周梦龙当然知道,那肯定是紧紧的包裹着阳紫烟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的内裤的痕迹了。

想着阳紫烟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桃源秘洞的美妙风景,周梦龙只觉得一股热力涌上了心头,使得周梦龙的呼吸声不由的微微的有些急促了起公平。

到了这个时候,周梦龙的胆子不由的大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又向前移动了一下身体,使得自己的身体更加的接近了阳紫烟的身体,然后周梦龙一弯腰,就将自己的头凑到了阳紫烟的耳边,道:“阳书记,你看看,这个地方的环境还算可以吧。”

随着周梦龙的话音,一阵火热的气息从周梦龙的嘴里喷了出来,扑到了阳紫烟的敏感的耳朵上,使得阳紫烟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跳。

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摇了摇头,那样子,就像是不堪忍受周梦龙的挑逗一样的,但是阳紫烟的这样的举动,却使得自己的耳垂在周梦龙的嘴唇之上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一阵异样的感觉传来,使得阳紫烟不由的直起了身体,转过身来,看着周梦龙。

阳紫烟的动作,让周梦龙不由的吓了一大跳,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后悔了起来,后悔自己太过性急,将阳紫烟给惹毛了,但出乎周梦龙意料的,阳紫烟在看了周梦龙一眼之后,对周梦龙道:“周县长,谢谢你,能带我们两人到这么好的地方来,我真的算是开了眼界了。”说完,给了周梦龙一个周梦龙看不懂的眼神,又转过身体,开始洗了起来。

看到阳紫烟竟然一点也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周梦龙的胆子不由的又大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又一次的靠近了阳紫烟,一只手,也有意无意的向着阳紫烟的那个正被那旗袍紧紧的包裹着的丰臀探了过去。

随着自己的手离阳紫烟的丰臀越来越近,周梦龙甚至都感觉到了从阳紫烟的丰臀上散发出来的热力了,周梦龙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虽然很想抚摸一下阳紫烟的那个浑圆而挺翘的丰臀,但是周梦龙却因为还不知道阳紫烟的真实的意思,只好强忍着自己内心的冲动,又将手给缩了回来。

虽然说周梦龙和阳紫烟已经不只一次的疯狂过,但是,每一次,阳紫烟都是欲拒还迎的,所以,在周梦龙的心目中认为,阳紫烟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的身份,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周梦龙才有点缩手缩脚了起来,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阳紫烟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对自己的大胆的挑逗不但不在意,没有生气,相反的,竟然有一种听之任之的味道,这,也正是周梦龙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但阳紫烟的那个惹火的胴体,却又给周梦龙带来了无比强烈的刺激,使得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可是,因为没有弄清楚阳紫烟的真实的心意,周梦龙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看了看阳紫烟,在看到阳紫烟正在那里慢慢的洗漱着,还有一段时间后,周梦龙不由的匆匆的洗了一把,就对阳紫烟道:“阳书记,你慢慢洗,我先过去了。”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阳紫烟点了点头,周梦龙转身就走出了卫生间,来到了王惠的身边。

而周梦龙却没有看到,阳紫烟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渐渐的远去以后,也不由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而是转过头来,看着周梦龙的身影消失的地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丝衷怨的神色。

来到王惠的身边,周梦龙却看到,王惠正在那里摇头晃脑的唱着歌,竟然丝毫的没有发现自己来到了身边,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恶作剧心起,一个身体也蹲了下来,移动着身体,来到了王惠的身边,然后,伸出一只手来抱住了王惠的一只修长而笔直的大腿,用自己的脸在上面摩擦了起来。

而另一只手,则一下子伸入到了王惠的两腿之间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上,在那里温柔的抚摸了起来。

王惠感觉到有一个人突然间抱住了自己的大腿,不由的吓了一大跳,正想叫出声来,但却看到来人正是周梦龙,王惠不由的硬生生的将那声音给吞了回去,而是扭动了一下身体,小声的对周梦龙道:“周县长,你在干什么呀,弄得我痒死了,还不快住手,告诉你,要是我阳书记看到了,那可就有点不妙了。”

周梦龙听到王惠这么一说,不由的心中微微一乐,看了王惠一眼以后,周梦龙微微一笑,道:“王惠,你怕什么呀,告诉你,你阳书记正在那里洗着呢,要好一会儿时间呢,不过,你还是唱你的歌吧,不要停下来好吗。”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王惠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又加上周梦龙的动作却实让王惠感觉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又接着唱了起来,

周梦龙感觉到,虽然隔着一层丝袜,但自己还是感觉到了王惠的大腿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自己的脸在上面摩擦着,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受用的感觉,而自己的大手在王惠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正被那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上的抚摸,也让周梦龙不由的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微微的喘息了起来,一双眼睛也不由的微微的闭了起来,用心的体会起了王惠的那青春活力的身体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来了。

王惠虽然唱着歌,但是全部的心思,却都放在了周梦龙的行动之上,一阵阵的男性的热力,从周梦龙的嘴里喷了出来,扑到了那大腿之上,撩拨得王惠不由的有些心慌意乱了起来,而周梦龙的一只放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上的手上的行动,更是让王惠不由的有些情不自禁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想要快乐的呻吟,但是却又害怕阳紫烟听到,所以,只好强忍着,但一个身体,也终于忍不住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想到阳紫烟就在隔壁的卫生间里,自己却在这个大房间里任由一个男人抚摸着,而且这个男人的手还放在了自己的身体最敏感的部位,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使得王惠的喘息声不由的渐渐大了起来,而那声音也不由的在周梦龙的刺激之下,几乎变得不能继续了起来。

幸好王惠强敛心神,才将歌声继续了下去,但却已经是完全不成曲调了,那微微的带着一点颤抖的声音,显示着王惠此刻的心中是多么的慌乱。

四十二

感觉到王惠的身体在自己的抚摸之下已经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而那声音也在自己的挑逗之下变得不能连贯了起来,周梦龙不由的心中一乐,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觉得刺激无比,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想要看看,王惠的身体对自己的挑逗倒底能承受到怎样的程度,想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心中一乐,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的温柔更加的煽情了起来。

感觉到周梦龙的大手如同一条毒蛇一样的,不停的撩拨着自己敏感的神经,一种异样的刺激和快乐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使得王惠也不由的感觉到兴奋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一边不成语气的唱着歌,一边扭动起了身体,配合着周梦龙的行动,使得自己的身体不停的在周梦龙的身体上摩擦了起来,王惠只觉得,只有这样,自己的心里才会好受一些,那体内已经被周梦龙撩拨起来了的渴望和冲动才会稍稍的压制下去一些。

感觉到了王惠的动作,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将那只正在王惠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正被那白色的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抚摸的手拿了出来,而是抓住了王惠的牛仔短裙,就想将那牛仔短裙给褪到王惠的腰际,使得王惠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的风光尽情的暴露出来。

然后再将自己的脸贴上去,一来闻一闻王惠的两腿之间的那种女性的身体深处特有的幽香,二来也好感受一下那正被那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的柔软和弹性。

“梦龙,别这样子,阳书记出来看到我们的样子,肯定是会不高兴的。”王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咬着嘴唇对周梦龙道。

周梦龙坏坏的一笑:“王惠,你看你,来看我你自己来就行了,非得和阳书记一起来,弄得我怎么做也不是,我都有些忍不住了,你说怎么办吧。”

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王惠不由的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周县长,我知道,你对阳书记有好感的,做为一个女人,我看得出来你在看阳书记的时候目光中的火热,不行,我帮你一下好不好。”

听到王惠这样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跳,但马上的,周梦龙就想起了,王惠搓合自己和付宁宁在一起的事实,想到这里,周梦龙看到王惠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在说这话的时候并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以后,不由的点了点头。

看到周梦龙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自己,王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幽怨,张了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王惠和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都是一跳,知道是阳紫烟洗完了,正向着两人走了过来,而周梦龙想要站起来已经是来不及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急中生智,连忙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伸出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酒杯,丢到了地上,又捡了起来,然后,周梦龙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拿着那酒杯在王惠的面前晃了一下后道:“王惠,你看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将酒杯都给碰到地上了。”

显然的周梦龙的动作,已经骗过了阳紫烟,只见阳紫烟看了看周梦龙,就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之上,静静的听着王惠唱着歌。

而王惠,身体刚刚被周梦龙给挑逗过,在这种情况之下,又怎么能平静得下来,虽然知道,自己颤抖的声音肯定会引得阳紫烟的怀疑,但是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将那话筒给丢在了一边,然后坐到了阳紫烟的身边,娇声的对阳紫烟道:“阳书记,唱了好一会儿了,不行的的话,我们来跳舞吧。”

阳紫烟看了看王惠,只见王惠的脸上已经是潮红一片,小巧的鼻尖上也不知怎么的渗出了细小的汗珠,看到王惠的样子,也不知阳紫烟想到了什么,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过了一丝的异色,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王惠的提议。

周梦龙乖巧的放出了一首温柔的舞曲,当音乐声响起的时候,王惠站了起来,拉起了端坐在沙发上的阳紫烟的手,又拉起了周梦龙的手,对周梦龙妩媚的一笑以后,王惠才道:“周县长,来,和阳书记跳个舞吧。”听到王惠这么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跳,却看到王惠正一眼鼓励的看着自己。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走到了阳紫烟的身边,很绅士的对阳紫烟一弯腰,道:“阳书记,能否赏光陪我跳上一曲呢。”

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阳紫烟不由的微微一笑,道:“跳舞是你们年青人的专利了,我们老了,跳不动了,你和王惠跳吧,我在边上看着就行了。”

那话的意思,就是不想和周梦龙跳了,周梦龙听到阳紫烟这么一说,心中不由的隐隐的觉得有些失望了起来,而就在这时,王惠却道:“阳书记,你也真是的,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你就不能放开来好好的玩一次吧,什么我们年青人的专利,你们就不跳舞了吗,今天我高兴,我就做主了,你听我的,好好的和周县长跳一跳,等下一曲,我再和周县长跳。”

听到王惠这么一说,阳紫烟当然不好再说什么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只好走到了周梦龙的面前,伸出了手来,周梦龙微微一笑,也伸出了手来,两人就那样的跳了起来。

可是,还没有跳到两步,王惠又大声的叫了起来:“阳书记,周县长,你们也真是的,这个地方这么小,怎么施展得开呀,隔壁的房间是专门用来跳舞的,你们去那里吧,。我在这里听听音乐,喝喝酒。”周梦龙知道,王惠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制造自己和阳紫烟在一起的机会,好让自己有机会挑逗阳紫烟,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感激的看了王惠一眼。

而阳紫烟也不知怎么回事,在听到了王惠的提议以后,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而是任由周梦龙带着自己,来到了那专门给跳舞的人准备的小房间里。

走进房间,周梦龙看到,那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张长条椅放在了那里,那椅子上蒙着一层牛皮,一看就知道是让人躺在上面的,看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微微一乐,暗道:“他吗的,这些人想得还真是周道,这样的房间,不是正好可以让人干那事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