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420(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正文十一初为人妇三——

十一初为人妇三

龟头隔着泳裤玩弄着美女蜜洞入口的周围,粗大的龟头尽情地品味著美女蜜洞口嫩肉夹紧摩擦的快感。然后稍一用力,火热的肉棒隔着泳裤开始挤入蜜洞,郑樱紧窄的蜜洞立刻感觉到粗大龟头的进迫,在她阴道半寸深处快速的顶入抽出。

她紧咬着洁的贝齿不让自己失态。她被周梦龙夹缠住的修长美腿像抽筋一样紧绷,有弹性的柔腻腿肌不停的抽搐着,一股热流由她阴道内涌出,微烫的阴精渗过了柔软的薄纱泳裤流到周梦龙龟头上,她的高潮来了。

看到郑樱达到了高潮,周梦龙不由的一乐,放开了郑樱,自己的男根虽然也涨得难受,但是周梦龙却想要好好的玩弄一下郑樱,离开郑樱,周梦龙也是为了调整一下自己快要爆炸的心理,但看到那郑樱那正在那泳衣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胴体,周梦龙感到阳具在迅速涨大。

眼前的郑樱只穿着泳衣,丰满雪白的胸部因半透明的泳衣支撑而托出美丽雪白的乳沟,饱满诱人的雪峰高挺着,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平坦的小腹显得相当的光滑,浑圆的臀部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泳衣的裆部连郑樱的阴毛都不太遮得住,裆下包着隐隐若现的黑色神秘地带,雪白修长的大腿直落脚下。看到这里,周梦龙发现自己在微微的发抖,下半身发涨的更加厉害。

她身上的衣物变得几乎完全透明了,那凝脂般的莹白玉体仿如一丝不挂似的清晰可见,以致於郑樱挺拔的玉乳、平坦的小腹、微隆的阴阜和修长的美腿都纤毫毕露在周梦龙眼前。周梦龙的双眼已经放了光似的停留在郑樱垂落在躺椅前两条裸露的白嫩玉腿上了。

眼前雪白一片,郑樱圆润的丰臀惹人遐想,优美的股沟和隐现的丛林秘处让每个男儿都要热血沸腾,周梦龙亦是欲念丛生呼吸急促。

周梦龙注视着亭亭玉立的郑樱,精致的面容,身体玲珑浮凸,曲线呈露,像五月含苞的玉兰,带着青春的雨气晨露,明朗芬芳充满活力。郑樱黑宝石般晶莹生辉的眼珠,彷佛在笑,在向人招手,眼波似水,似雾,忽喜,忽嗔,似有万千哀愁,似在渴求抚慰,流转之间,让人迷醉其中,不知归路,只听见自己砰砰心跳。

郑樱泳衣下丰腴的双峰高高耸起,划出一道醉人弧线,两点挺翘的樱桃隐约可见。檀鼻樱口,藕臂葱腰,无不玲珑精致,摇漾千般风情。周梦龙已扑在郑樱身上,她那两团美好的肉球在周梦龙胸口揉动着,肉贴肉的紧密厮磨中,周梦龙清晰的感觉到她加速的心跳。她的鼻尖不小心碰到周梦龙的下巴,与周梦龙鼻息相闻,周梦龙嗅到她口中喷出的如兰香息,郑樱羞涩的把头转开不敢看周梦龙,紧张娇羞使得她卷长如扇的睫毛不停的颤动。

这时周梦龙与她紧贴的上身都能感受到对方肉体的温热,郑樱羞的耳根都红了,微张的柔唇吐气如兰,热气喷得周梦龙脖子痒痒的。周梦龙滑溜溜的舌尖伸出来,舐舔着郑樱温润的樱唇,她也被迫地张开嘴巴,伸出舌尖,竟周梦龙的舌头引导入她的口腔内。

周梦龙的舌尖舐舔着郑樱的樱唇、贝齿、口腔,更与她的舌头互相交织撩弄。郑樱无奈张开嘴巴,让周梦龙的舌头尽量深入她的口腔内,尽情地舐舔撩弄。

她感到周梦龙的口涎唾液,正一点一滴地流进她的口腔内。周梦龙火热坚硬的阴茎在郑樱的修长双腿的根部顶挤著。两层薄薄的泳裤根本起不到作用,郑樱感觉著周梦龙那粗大的龟头几乎是直接顶著自己的贞洁花蕊在摩擦。从未经历的火辣挑逗,她的心砰砰乱跳,粗大的龟头来回左右顶挤摩擦嫩肉,像要给郑樱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

周梦龙赤裸着身躯紧紧地压上郑樱娇滑玉体,在香唇、桃腮上一阵狂吻,然后隔着泳衣含住娇挺雪白的玉女峰狂吮浪吸,一只手握住另一柔软坚挺的怒耸玉乳揉搓,另一只手就伸进郑樱泳衣裆布在青春玉女的下身淫邪挑逗,郑樱强忍羞辱之心一动不动任周梦龙为所欲为。

周梦龙在郑樱柔若无骨的娇美玉体上恣意轻薄、挑逗,插进下身的淫手温柔火热地轻抚、揉捏青春玉女娇软稚嫩的阴唇,另一手手不停地在乳峰上抚弄。

周梦龙的手体验到郑樱的丰腴,一对坚挺的玉乳至少比以前的恰盈一握大上三分,在手里感觉特别柔和,而弹性却又不输给任何少女,实乃人间极品,随着周梦龙的轻搓漫捻缓揉,那一对玉乳,似乎又涨大了一分,而且更加坚挺,更有弹性,更热了,正中间也突起了一颗硬硬的小豌豆,周梦龙时不时的去捏一下那颗豌豆,郑樱心就是一阵颤抖同时娇吟出声:“啊,哼?,嗯??呵?”,曼妙的娇躯并不断的扭动。

周梦龙的手掌直趋郑樱细白微隆的柔软阴阜。手感告诉周梦龙那雪白得几乎透明的阴阜下,修长的玉腿交合的地方,茵茵柔丝,一痕微露,如桃园粉径,春色尽掩。郑樱隐密的丛林中,是男人魂牵梦萦的天作之缝,周梦龙的手指略带粗暴地闯入了这幽谷秘境,无所顾忌地在娇嫩敏感的玉径间按压了一下,郑樱秀美圣洁的胴体同时蓦地轻颤起来。周梦龙似乎很满意於猎物的反应,浅尝即止。

周梦龙的右手丝毫没有放松地在桃源洞口的那颗粉红色的豆蔻上加紧的逗弄,一阵阵酥麻快感有如浪潮般不住的袭来,令她无力招架,也无意招架,郑樱只觉得所有的意识仿佛都被抽离了似的,整个灵魂仿佛飘浮在云端,滚烫的娇躯不停的婉延扭转,似乎在迎合著周梦龙的侵袭。周梦龙的手感告诉周梦龙她粉红色珍珠俏然挺立,两片赤红的贝肉已经膨胀,周梦龙的食指和中指在郑樱的蜜壶入口来回地摩擦,试探着一点点地进入,直到接触到她处女的阻碍才满意地停下来,在那里转动摩擦着。

周梦龙的拇指按住她充血挺起的阴核轻轻地转动,每次转动都制造出贯穿她全身的快感电流,周梦龙的无名指看似无意地在她的股间四处游走着,上面沾满了郑樱溢出的花蜜,周梦龙的无名指在往下接近她的菊蕾,指尖慢慢地顶开,然后旋转着想要进入,“不要,那里是―――”郑樱尖叫着扭动香臀,想要躲开周梦龙的手指。

她的努力在周梦龙要进入的决心面前显得如此的无力,早被花蜜充分润滑了的手指缓缓而又坚定地进入她的菊蕾,郑樱瞪大眼睛看着周梦龙的无名指慢慢地没入自己从未被人进入过的私密之地。先是指甲,然后第一个指节,奇怪的鼓胀感觉却带来说不出的刺激感觉,少女心中充满了被人任意玩弄的悲哀。

直到第二个指节周梦龙才停止了进入的动作,开始配合着前面的两根手指缓缓地转动着,两个洞口同时传来的奇怪感觉一直传达到她大脑的深处。少女敏感的身体再也无法忍受周梦龙如此残忍的戏弄,郑樱尖叫着挺起背,蜜壶中滚烫的花蜜喷射到周梦龙的手上,顺着周梦龙的手慢慢滴下。

周梦龙停下手中动作,任由曼妙的身体在周梦龙怀中上下颠动,小心地不让自己的手指捅破她少女的象征,尽情感受着处女蜜肉紧紧包围住自己手指抽搐的动人感觉,想象着这个消魂玉女人能给自己带来如何的美妙享受。终于郑樱的颤抖渐渐平息下来,周梦龙从紧咬着的蜜壶中拔出沾满新鲜花蜜的手指,郑樱的香臀随着周梦龙的手指向下,仿佛不舍得周梦龙的离开。

看到周梦龙的样子,乖巧的郑樱来到周梦龙身前。周梦龙胯下的尘根早已挺起,向着郑樱频频点头,似是很满意面前的一切。郑樱把手中的阳具缓缓的移到面前,轻启樱唇,含了进去。玉齿微合,咬住龟头上的嫩肉,舌尖顶住前端的小孔,上下撩拨。她手腕轻翻,阳具在口中转动着,冲破玉齿的束缚,向更深的地方挺进,齿尖的突起在茎身上留下几道淡白的划痕,香舌也缩回口腔,包裹着龟头,引导它前进的方向。

终於都进来了啊!龟头顶着口腔深处的黏膜,一股芳香的气味窜入,郑樱不再用玉齿嵌住茎身,取而代之的是两片柔软的嘴唇,手上更是前后摇动,让阳具在口中活动起来,一次又一次的撞击深处的软肉,贪婪的吮吸着。清清的口液沿着嘴角淌下,瑶鼻微微扇动,发出咻咻的呻吟。直到唇舌变的麻木,郑樱这才吐出阳具,呆呆的望着佈满水迹的茎身,她伸出舌头再次把肉棒含入嘴里,一直吞入到喉头深处,用舌尖围绕龟头舔,周梦龙的肉棒在郑樱的嘴里开始勃起。郑樱喉咙感到痛苦,她於是再次吐出肉棒,在勃起的阴茎背面用舌尖摩擦。周梦龙嘴里露出哼声。郑樱又把肉袋里的球一个一个的含在嘴里吸吮,舌尖甚至触到肛门附近。

“郑樱,用你的玉嘴帮我吹出来。”灼热粗壮的肉棒又被郑樱灵巧的小舌头逐寸湿润,硕大龟头又被含入了她湿润的口中轻轻吮吸。

肉棒在她温暖的小嘴里更加膨大,酥麻的醉人快感浪潮一般翻涌,周梦龙忍不住哼出声来。郑樱明媚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周梦龙,一面吮吸一面将粗壮的棒身吞入,口中“啾啾”作响。周梦龙扶住她的螓首轻轻挺动,一面小幅度摆动一面赞道:“郑樱,你真好!”

她抱住周梦龙的屁股缓缓将肉棒吞到极至,却仍有一小截露在唇外。周梦龙觉得尖端已顶到她柔软的喉间,再慢慢将玉茎退出,郑樱鲜艳的红唇紧紧包裹,那温暖湿润的感觉让周梦龙畅快不已。周梦龙解下她的束发和玉簪,让乌黑蓬松的秀发垂下香肩,更增娇慵美态。

郑樱探手将两颗肉丸握在手里轻轻抚摩,一面摆动螓首大力吞吐起来。她的技巧相当了得,神态更是讨好,酥麻的感觉逐步的加强,周梦龙渐渐的轻狂起来,挺动腰肢,将她的小嘴当做蜜壶一样抽插,郑樱配合着周梦龙的挺动,喉中轻轻的娇吟,一面娇媚的望着周梦龙,柔顺的神态更是诱人。郑樱将肉丸握在手中,轻轻挤压,周梦龙感觉剧烈的快感冲击着全身,精关摇摇欲坠,似乎很快就会开始爆发。

肉棒不安分地跳动,郑樱却又将它吐了出来,转而将两颗肉丸含入口中。火热硕大的玉茎在她脸上摩擦,周梦龙挺出下身,闭目体会着那欲死欲仙的快感。郑樱再从玉茎根部开始,用贝齿逐寸轻轻啮咬,微微的痛楚混合着强烈的快感,一阵阵的袭来,周梦龙忍不住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郑樱嘴角露出微笑,咬住周梦龙肿胀至疼痛的硕大龟头轻轻拉动。

周梦龙不由就低身体,顺应着她的动作,心中更似要喷出火来。她玩耍片刻,娇媚的看周梦龙一眼,松开小嘴握住玉茎的根部,在龟棱与尖端用舌尖用力刮弄。酥麻瘙痒的快感在前端强烈的似乎快要麻木,玉茎前端膨胀的好似撑开的伞。郑樱不再逗周梦龙,双手抱住周梦龙的后臀,张嘴将玉茎含入用力吮吸。

周梦龙按住她的螓首,猿腰摆动,让玉茎进进出出,郑樱紧紧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周梦龙只觉得下体又痒又麻,大喝一声,股股浓稠的精液掠出略微痛楚的马口,带来狂潮的快感,“郑樱,你的口技不错。”郑樱妩媚地点头。一张红扑扑的俏脸上显示着刚刚自己是多么的快乐。

十二乡妇的滋味一

第二天一早,周梦龙一到办公室,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却是张默打过来的,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和张默接吻时张默那生涩的口技,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暖

周县长,电话那头张默的声音传了过来,明显的是压制过的,周梦龙微微一愣,小张,怎么了,说话那么小声干什么呀,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周梦龙在电话的这头柔声的道。

周县长,没什么,安然姐上厕所去了,所以我抽空跟你打个电话,你知道么,昨天安然姐回来以后,一直没有睡着,我跟她出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是不是昨天晚上我和你那,那个了她生气了。

似乎是觉得时间紧迫,张默在电话的那头将安然昨天晚上回到酒店以后的表现一古脑的说给了周梦龙听,周梦龙心知肚名,那是自己两次明明有机会亲近安然但却自己放弃了机会给安然留下的后遗症,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坏坏的笑了。

小张,你不要想那么多了,我们之间的事情是发乎情,止乎礼的,安主任又怎么会干涉你的私生活呢,她睡不着,应该是水土不服吧,也许今天晚上她就能睡得着了呢,好了,小张,不要太敏感了,好不好。

听到周梦龙的解释,电话那头的张默明显的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周县长,你这么一说,我心蛙舒服多了,安然姐对我这么好,我可不想因为做出了什么事,而让她伤心呢。

小妹妹,看不出来你还真善良呀,不过善良的人,在纪委可是混不走的,你不用担心,我想她一定是水土不服才睡不好觉的,你就放一万个心吧,周梦龙肚中暗笑,表面上却肯定的指出了美艳少妇安然睡不着觉的原因。

周县长,你怎么回事呀,昨天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今年都二十四岁了,不小了,你可以叫我妹妹,但是却不能叫我小妹妹,你要是再这样的叫我,可不分怪我不理你了,电话那头的张默虽然是在责怪着周梦龙,但是声音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娇媚动人,听得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好好,我不叫你小妹妹,我叫你妹妹,这总可以了吧,对了,张默妹妹,昨天晚上你的动作那么生涩,那是不是你的初吻呀,听着电话那头张默娇媚的声音,周梦龙色心顿起,忍不住的出言挑逗起这位美貌少女来了。

但话一出口,周梦龙就有些后悔了起来,从昨天晚上的经历之中,周梦龙隐隐的猜得出来,那一吻应该就是张默的初吻了,而这也证明了张默是个末经人事的少女,而如果自己的猜测属实的话,自己这样直接的挑逗美貌少女,会不会使得张默抹不开面子从而不理自己呢。

果然,电话那头的张默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果然沉默了起来,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美貌少女的有些粗重的呼吸,周梦龙想要有心回转,但无奈刚刚的话说得太死,想要说些别的缓和一下气氛,但却无从说起。

过了好一会儿张默的声音才幽幽的响了起来,周县长,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呀,如果我说我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过,你会不会相信我的话呢。

听到张默的声音,周梦龙不由的微微松了一口气,又听到张默这样一说以后,周梦龙连忙道,张默妹妹,我能有什么意思呀,我只是想着,像你这样国色天香的女子,不可能没有男朋友的,但现在我知道了,我真的是太幸福了,

周梦龙虽然阅女无数,但是对每个和自己有关系的美女,都是情深意重的,听到张默的话以后,周梦龙立刻就在心中决定了,一定要好好的对这个末经人事的少女,因而他所说的我太幸福了是发自内心的,当然,声音中也露出了极其喜悦的语气。

在电话那头的张默自然是听得出来周梦龙发自内心的喜悦的,又是短暂的沉默以后,张默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周县长,和我在一起你真的很幸福么,周梦龙听到张默饱含着情意的话,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张了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电话那头的张默的声音却突然间变得急促了起来,好了,周县长,不跟你多说了,安然姐已经好了,马上就要出来了,我先挂了电话了,不容周梦龙再出声,张黑啪的一声就将电话给挂了。

放下电话,周梦龙不由的微微一笑,想到那个一身黄色的连衣裙,一笑起来就露出两个小酒窝,而且到了二十四岁却还没有一个男朋友但偏生的又生得国色天香的少女,周梦龙的心头不由的一暖。

这时,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周梦龙以为是张默将电话又打了进来,心中一喜之下周梦龙有些迫不及待的将电话接了起来,张默妹妹,怎么了,是不是想我了呀,又打电话给我。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才响了起来,周县长,我不是张默妹妹,我是秀水乡的韩西凤呀,今天我正好在县里面,有些事情想要跟你汇报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听到打来电话的是韩西凤,周梦龙脸皮再厚,也是不由的脸上微微一红,韩乡长呀,好久没见了,我现在就在办公室里,像过来吧。

放下电话,周梦龙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坏坏的笑容,这个时候,他突然间想起了那天韩西凤来办事的时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生的那一幕了。

周梦龙真的没有想到,那天韩西凤竟然睡得那么的死,死得竟然连自己在她的身体里进出了那么多下竟然会一点反应都没有,想到那次近乎迷奸的亲热,周梦龙只觉得一阵的口干舌躁,大鸡巴也又一次的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莫不是她早就醒了,想到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会有人睡得死得连小骚穴给人家干了都没有醒过来的事情发生,周梦龙的心头一动,一个大胆的猜测,从心中涌了起来。

那如果她真的醒了的话,在我的侵犯之下,她为什么不反抗呢,莫不是这个外表冷艳而内心狂热的美妇人,对我有好感了,从而对我以身相许了么。

越想,周梦龙越觉得自己想得有道理,想到韩西凤竟然装着睡着了的样子给自己干了一炮,周梦龙觉得自己变得冲动了起来,想要见到韩西凤的想法也变得越发的冲动了起来。

就在周梦龙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韩西凤到了,走进了周梦龙的办公室以后,韩西凤将门反锁了起来,这样的举动落在了周梦龙的眼里,让他心头又是止不住的微微一跳。

她想要干什么呢,莫不是上次我干她干得太爽了,所以她这次主动的对我投怀判送抱的么,想到这种可能,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

韩西凤可不知道周梦龙的心中正在涌动着极其下流的想法,在周梦龙对面的办公椅上坐了下来以后,韩西凤道,周县长,我今天来,实在是有个重要的情况要跟你汇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