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放逐(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刘江龙和刘牧白赶回省城阳州的时候,婚礼早已结束。

面对众人问询楚风的下落消息,两人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如实叙述最后一次见楚风时的场景。

楚风就像凭空消失一样,没有一点消息。

带着一具冰玉之棺,棺中有女子尸身,以发妻之礼,葬之。

没有人知道楚风带着这具冰玉之棺,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这棺中人,和楚风之间,到底有怎样关系过往。

从未见过楚风如此落魄心伤的模样,更未见过楚风消沉颓废至此。昆仑山脉下,那城镇之中的一夜屠杀,楚风如疯魔一般。

身、心、神,三者俱伤的楚风,已经有了心魔心障之兆。哪怕是刘江龙和刘牧白两人,都已看出楚风如今的状况乱杂一片,极难自理清明。

或许,这才是楚风消失的原因。

两人将所见所历的事,原原本本向李清平夫妇如实叙说详述。面对舒诗和冉晴等人时,刘江龙和刘牧白二人,却是有些沉默顾左右而言,不知该如何取舍。

毕竟,舒诗现在是楚风的妻子。他们这些做朋友兄弟的,有些事,是要多考虑顾虑一些。

这件事,全看楚风的长辈,李清平夫妇如何取舍吧

到了如今,李清平和文淑芝夫妇二人,方才愕然回醒过来楚风的身份来历之事。

当年楚风初到苏城古镇时,曾有言提及,他失忆之事,不知来历身份,不知过往家人世事。

一恍数年,众人早就忘了此事。现如今,楚风失忆前的种种过往旧事,一一显现,并带来各般因果。

那个棺中的女孩,是楚风以前的妻子红颜?

可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楚风如今,才多大年岁?

万般困惑不解,一一浮出心头脑海,萦绕不去。

李清平和文淑芝夫妇二人,神情凝重,两人眼神对视片刻,而后私下交流过后,终是有了定断,商量好该如何向舒诗解释。

原原本本,没有任何掩饰、加工的私人感**彩在内,李清平夫妇二人,当着刘江龙和刘牧白二人的面,与舒诗坐在一起,详说关于楚风在外的事。

舒诗听了之后,沉默许久许久

“李叔李婶,您们两个人,虽然与楚风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在我心中,您二人和楚风的父母血亲无异。楚风当年失语,以及他在苏城古镇摆摊算命,医病治人的事,我都清楚了解。我也知道,楚风他不是寻常人。从认识楚风到现在为止,他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中,也都记在心底。我知道,他的来历身份,非同常人。我也知道,我如果决心和他在一起,必定会遇到许多许多的麻烦困扰。”

说到此处,舒诗语顿。

稍倾过后,她方才徐徐开口。

“我所看中的,是楚风这个人,他有担当的一面。他对他所关心在乎的人,从来都是掏心掏肺,全心对待。所以我相信,如果是他所心中认定重要的人,他必定会倾尽所有,全心全意以对。事实证明,他的确是这样做的。在京都之时,他匆匆赶回,闯了偌大的婚礼,闹出偌大的动静,把我抢亲而回。他一身浴血风尘,抱着我走了十里长街他亲口对我许诺,我是他的女人,是他这一生,必定要迎娶的女人!哪怕,与这世界为敌,与所有人为敌,他也在所不惜。”

语意缓顿,至此却斩钉截铁,决绝非常。

一抹骄傲而自豪的笑意,绽放于舒诗嘴角。

“我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至死不变!所以,不管他在外边有再多的风雨困苦,我也全心全意的信任他。他之所以这样做,一定有他的苦衷和难言之处。我所能做的,是尽可能给他带来少的困扰为难,让他可以全心全意去处理那些让他难言难释的事。”

泪,随着话语,不自觉流在脸上。

话,至最后,语意坚决。泪,也渐渐干涸面上。

在座之人,愕然,沉默,不语,许久。

“我愿意无怨无悔等他,他爱我,为了我可以面对世人万千,这就够了。人这辈子,有一个这样的爱人,其他还强求些什么呢?他不需要给我解释,我也不需要多过问他些什么东西。他愿意告诉我的,我不问,他自然就会对我说。他现在不言不语,不告而别。那他,肯定有他所不能说的苦衷。我是他的女人,我就不能再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增添更多的麻烦困扰。我既然选择了他共度一生,那我就应该无条件的,全心全意的信任他,相信他这个人。现在我虽然困惑不解,伤心难受。但我相信,他终有一天,会给我一个解释和答案。所以啊,我是他楚风的女人,我是他的媳妇,是他的老婆啊李叔李婶,您们这些长辈不用为我担心操心。还有江龙哥和牧白兄弟,你们这些做兄弟的,也不用多虑我会埋怨楚风。我选了他,我舒诗就无怨无悔,至死不渝。”

舒诗,平静而舒缓的说完这些话。

在场之人,皆然沉默。

许久许久过后,文淑芝方才抹着泪目,双手握着舒诗的手,哽咽难言。

“闺女,委屈你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亲闺女,有什么事,只管对你李叔和我说。”

握着舒诗的手,文淑芝泛红落泪。

楚风能娶到这样的媳妇,是他的福气。可这个不争气的孩子啊,却是这样让人省心。有什么事,不能对家里人说吗?非要自己背着扛着?!

“不管楚风他以前是什么身份来历,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最起码他平日里也叫我一声叔叔!这件事,你李叔,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帮你出这口气!”

李清平脸色涨红,有气恼,有欣慰,有愧疚

情绪复杂之下,李清平掷地有声说出这番话来。

刘江龙和刘牧白二人,为之默然。

舒诗的相貌身材,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楚风这般人物,称之为旷世奇人,也不为过。

或也只有这般两人,方能成双成对吧

只是,非常人,经常人所不及之事。楚风和舒诗间的姻缘之事,也非常人所能比肩。

楚风的莫名消失,甚至是他的婚礼也未参加。

其中原因,除去楚风这个当事人知道之外,也便只有京都内的几位实权大佬知晓其中因果。

当日,楚风闯四城龙城,坏了丘家大婚,抢了新娘,走那十里长街卸道。于京都之内,闹出风云无数。

这些非是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