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第十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恋爱是什么滋味

他说,恋爱像中毒,会让一个人抛不开舍不去,不由得上瘾。

她有些怕,却还是想尝,因为恋上他的感觉太奇妙,思念他的滋味甜甜又酸酸,就算是毒,她也要吞下去。

所以她,钟倩倩,二十八岁,决定要恋爱。

恋爱是什么滋味

他很清楚,以为自己尝够了这种毒,绝不会傻到再去嗑药,原来只是因为还没遇上那个能令自己上瘾的人。

一旦遇上了,就算想躲、想逃、想欺骗自己不会动心,终究挡不了爱情意外地闯入。

所以他,程丰俊,年过三十,还是恋爱了。

中千十二点五十一分,时髦的义大利餐厅。

“所以,你跟那个女邻居开始交往了”关友和端起一杯红酒,慢条斯理地啜饮。

“嗯哼。”程丰俊点头,好心情地卷了一叉子墨鱼面,送进嘴里。

“你不是说谈恋爱是件蠢事吗还说你绝不会傻到浪费这种时间”

“这个嘛,马有失蹄,人有失言。”程丰俊嘿嘿笑,小尴尬,但还是勇敢地面对好友的嘲弄,没办法,爱战胜一切。

关友和仿彿看透他思绪,不屑地撇撇唇。“我倒觉得你说得有道理,爱真是件蠢事。”

“嗯”

“我跟梦珊离婚了。”

“啥”程丰俊震惊,餐叉掉落餐桌。“怎么回事你们不是才刚度完蜜月回来”

“没错。”

“一回来就离婚”

“是。”

蜜月离婚程丰俊傻住,不愧是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好朋友啊他注视关友和,后者神情淡漠,看不出特别情绪。

“怪不得你会说恋爱是件蠢事。”他低喃。

“我现在才知道你是对的。”关友和又啜一口酒。

他是对的程丰俊啼笑皆非。“拜托,千万别听我以前胡说八道”他急急澄清。“恋爱好,恋爱妙,恋爱呱呱叫,我以前只是没遇上那个对的人,所以才愤世嫉俗,你千万别学我。”

“来不及了。”关友和语带嘲讽。“而且我等著看。”

“等著看什么”

“等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去去去你咒我”程丰俊赶苍蝇似地直挥手。失恋的人真可怕,诅咒全世界跟著一起陷入阴暗,他可不能受影响,他的世界光明得很。

“我没咒你。”关友和似笑非笑。“只是你有个大麻烦没解决,以后怕会很烦恼。”

“什么大麻烦”他怎么不晓得

“何春萍。”

下午五点,会计部办公室。

“我们晚上去吃饭好吗”主管办公桌,传来一道细细的、甜到腻人的嗓音,会计部诸位同仁虽然不敢回头看,却一个个竖起耳朵静听。

“好啊,那我等你来接我。”

约会定了吗好嫉妒啊众娘子军面面相觑,彼此都在心里哀怜自己到现在还找不到好男人。

“你现在在做什么”

够了没可以挂电话了吧

“呵呵,我啊,我在看报表。”

没错没错,快看报表,请发挥魔鬼女主管的机车精神,努力挑剔。

“中午没吃什么啊,就在楼下员工餐厅吃饭。”

喂喂连中午吃什么都要聊这个回家再问啦

女同事们开始不爽了,咳嗽的咳嗽,倒水的倒水,打字的把键盘敲得震天响。

终于,她们谈恋爱谈到昏头的女主管总算警觉不对劲,窘迫地对男友道再见,挂电话。

“咳咳。”她故作严肃地清喉咙。“报表我看过了,这次大家做得挺仔细的,只有几个小地方有问题,我们明天早上再检讨,没事可以准备下班了。”

啥下班

大伙儿听了,惊愕地差点跌成一团,又不禁懊恼万分。

早知道交报表的日子还可以准时下班,她们今天晚上就不拒绝跟那些呆呆工程师联谊了啦,无鱼虾也好

傍晚五点五十分,深蓝色凌志跑车上。

“对不起,丰俊,我突然去公司找你,还麻烦你送我去医院。”何春萍幽幽地对坐在驾驶座的前男友道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