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求不满"欲求不满(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子轩战战兢兢的把手伸过去,放在了飞扬的鼻腔那。

有气,看来还活着。

云梦被子轩的举动吓到了。

哪有随便把手放到人家鼻腔那试气的,难道子轩这家伙昨晚太猛了,把人家给折磨死了。

云梦想着,不禁吞了几下口水。

“我说,子轩,你们奋战了一夜啊?该不会是醉生梦死了吧?”

“哪里?他喝多了,你快去帮他弄点白开水来。”子轩不理会云梦的盘问,只想着赶紧让这家伙醒来。

云梦小跑着出去弄来了一杯水,递到子轩手上。

子轩低头抱着陈飞扬,给他喂白开水。

可是,这家伙的嘴就跟锁死了似的,怎么也灌不进去。

子轩真想捏开他的嘴,可是她不能这么粗鲁的对待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啊。

有点太残忍了。

“用嘴喂他啊。

干都干过了,还怕再多亲两下啊。”云梦讥诮的坏笑着。

这什么馊主意啊,这,这子轩能做吗?

初吻啊,子轩可不想就这么没了。

只见子轩突然一脸嬉笑,

“姐姐,你来吧,你不是一直很喜欢他吗?我给你个机会。”云梦一听,马上跑过去在子轩脸上亲了一下。

“真是我的好姐妹,这么俊的一个极品,以为你要自己留着呢,真是够义气的啊,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云梦就抢过子轩手里的水杯,猛喝了两口,撅起嘴巴就朝陈飞扬过来了。

就在云梦嘴巴还有一厘米就要亲上去的时候,陈飞扬突然睁开了眼,一把推开了云梦的脸。

云梦猛的被一推,口里的水全喷在了子轩的床上。

子轩翻了个白眼,无语。

“哎!我说陈飞扬,你怎么诈尸啊?明明醒了还装什么装?”云梦气的浑身痉挛,双手插腰,跺着脚质问陈飞扬。

陈飞扬靠在子轩胸前,眨巴着他的大眼睛,一点也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陈飞扬的眼睫毛很长,触的子轩胸前麻酥酥的。

子轩赶紧推开他,一把把他扔下去了。

“啊啊啊,好疼啊。”陈飞扬的头正好砸在了床沿上。他用手捂着头,半笑半哭状的看着子轩。

“活该,我让你诈尸,我让你诈尸。”

子轩抱起枕头就砸他,陈飞扬双手交叉在头顶,四处躲闪着,嘴里喊着救命,但心里却美滋滋的。

云梦也不忘记报仇,拿起东西就朝陈飞扬狂轰乱炸。

顿时,屋内一片狼藉。

其实屋内本来就一片狼藉。

昨晚,子轩买了好多零食,一边看电视,一边啃东啃西的,到最后,满屋子垃圾——

许久,三个人都躺在了地上,

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白白的屋顶,似乎那里有帅哥和美女。

“唉,你怎么进来的?”子轩疑惑的转头看向中间的陈飞扬。

“我走进来的啊,有些人不知干了什么事,那么兴奋,竟然连门都忘记关了。”陈飞扬一脸栽赃陷害的样子。

好像是有那么回事,昨晚,子轩抱着一大堆吃的进了屋,然后顺便用脚带了带门,难道当时没带上?

子轩为自己的粗心大意倒吸了一口冷气。

“以后啊,你可要注意了,还好是我进来了,要是其他人进来了,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陈飞扬摸了摸子轩的头发,意味深长的说道。

“真是个马大哈,以后啊,可一定要注意了。”云梦也关心的嘱咐着。

子轩觉得好幸福,有这么几个知己,此生无憾了。

“对了,云梦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子轩不解的坐起来,看着依旧躺着的云梦。

“切,别提了,要多扫兴有多扫兴,那y的才战斗了几天就歇菜了。大小姐我欲求不满,寂寞难耐,所以收拾东西回来了。”云梦云淡风轻的说着,好像自己是把那男人当垃圾一样丢了似的。

“那就是你以后就留在这里了?”陈飞扬一脸玩味的瞪着云梦。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明天我就钓到其他帅哥了,帅哥去哪我去哪,四海为家。”

这个女人,五天前还满脸伤感的和子轩娓娓道别,害的子轩那根断了的弦现在还在伤痛沉沦中。

这倒好,不到五天,她又打道回府了。

真是阴晴不定,难伺候啊。

“切,你个大女淫,这世界上的男人都被你糟蹋祸害了。你可别全占了啊,记得给姐妹我留几个啊。”子轩调侃着,这个时候也不忘揶揄一把云梦。

“那是一定,放心吧,姐姐我肯定会留几个优等品给你的。”云梦慷慨激昂的承诺着,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