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曲"终曲(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西元1757年,一艘大型商船缓缓通过直布罗陀海峡,驶入阳光灿烂的地中海,它的目的地是西班牙的瓦伦西亚。

而在瓦伦西亚的临海港口,也正有一对难掩心焦之色的夫妻引颈翘望,夹杂在混乱的人群中,他们格外引人注目,因为他们不是西班牙人,是东方人,一对二十六、七岁的东方夫妻。

而且他们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大地主,富裕,有权有势。

一般大地主是不会亲自来码头接货的,但他们却亲自来了,如果码头工没记错的话,他们已连续来半个多月了,但每次都没接到货,总是失望而归。

“弘普,会是今天吗”妻子说话了。

她穿着一身十分典雅的西班牙传统服饰,宽蓬的毛质长薄裙,长度至手肘的紧身上衣,围裙是白色纱,耳上挂着金质大耳环,头发两侧各结出一个小发髻以金丝饰针装饰,后发髻饰有大型透雕花纹金质发梳,再披上长长的纱头巾。

从头到脚都是纯西班牙风味,不仔细端详她的五宫的话,还真看不出她不是西班牙人。

“该死的最好是”丈夫咬牙切齿的诅咒。

而这位头顶在冒烟的先生穿的也是传统的西班牙服装,棉质白衬衫外套丝绒绣花背心,修长合身的黑长裤以彩色宽腰带系住,半长不短的黑发在脑后束成一支小马尾,只要不看他的脸,也是个十足十的西班牙人。

然而只要往他脸上瞄上那么一眼,就会忍不住笑出来,他那张脸,实在太可爱了,圆溜溜的大眼睛,小小的嘴,那对嫩的腮帮子竟比小婴儿更嫣红,明明已经是个大男人了,偏偏还透着一股奶娃的味道,男人长成这样也够可悲的了。

“如果不是呢”

“明儿再来”

他们说的是中文,周围没有人听得懂他们在讲什么,他们也乐得随心所欲的大声说。

“不会是船只出事吧”

“没有那种消息。”

“也许又绕到别的地方去了。”

“不,我确认过,那艘船会直接回西班牙来。”

“那到底是怎样嘛”

“你问我我问谁”

妻子的红唇不开心的噘了一下,随又抱住他的手臂亲热的腻在他身上。

“你怎么了”

“没什么。”

“弘普,我是真的真的很幸福”

“我也是。”

他俯着眸子,她仰趄眼儿,两人四目相对,缓缓泛出款款深情的微笑。突然,四周人群传来一阵骚动,丈夫下意识侧耳凝神听了一下那些西班牙人到底在说什么,两眼猝然放出欣喜的光芒。

“船快到了”

“真的”妻子兴奋的大叫。“快,我们到前面一点看”

于是丈夫护着妻子往前穿过人群,来到码头最前方,两人一起伸长脖子朝前方海面望呀望。

“希望是今天希望是今天”妻子喃喃念道。

“最好是。”丈夫不耐烦的嘟囔。

然后,他们看到船了,两人四只眼专注在船上,不久,可以看清船上的人了,许多人聚在船舷旁,他们更是极尽目力在那些人脸上搜寻。

霍地,一声惊人的尖叫破空而起。

“是他们我看到他们了天哪、天哪,他们真的来了”妻子狂喜的又叫又跳,叫完忽又转身扑进丈夫怀里哇哇大哭。“好高兴、好高兴,终于又可以看见亲人了”

丈夫拍着她的背安抚她,自己脸上却也浮现一股难以抑制的激动,是喜悦,也是感叹。

真的来了

原以为在当年便与过去完全断绝,此生此世再也见不到骨肉相连的亲人,没想到他们竟然来找他了

算命先生果然不是胡乱说。

既然如此,算命先生说的可不只这些,还有更往后点儿的事,只要他再耐心等上十年,届时

想到这里,他不觉绽开一脸明朗的笑容,辉映着地中海亮丽的阳光,微波荡漾的海水,正似象征着他的新生命,璀璨耀眼。

生命,果然是值得珍惜的

全书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