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秦无炎说到这里,得意的笑了一下道:“所以,等到赵胤煦一死,你还是老实的给我呆在琉璃岛上过日子,否则——只怕你的人头很是值钱。还有,如果将来你无心皇位,那么任何一个下一任的皇上,都必须会想方设法的除去你这个心头大患。”

徐玉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因为他自己就亲生经历过,无言反驳,只是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他这么有把握就能够毁了和平岛,他到底要采用什么方法?但他没有问,这些日子以来,他旁敲侧击的问了不少,但他不说,他也没法。看着他老神在在的样子,他又担心无比。毕竟,这个关系到父亲以及上官辐辕文的性命问题,岂同儿戏?

两人说话之间,马车已经平稳的行驶到了琉璃岛的中心部位,在众人的殷勤侍候下,徐玉随着秦无炎一起下了车,看着眼前连绵不绝宫殿,以及楼台水榭,建筑造型完全仿造江南水乡的建筑类型,布局却是仿造京城,秦无炎不无得意的笑道:“怎么样?我这里还不错吧?”

徐玉眼见着一对对的侍卫手持长枪巡逻,见着他们都跪下行礼,知道这里的礼仪制度必定也是参照了宫廷礼仪,毕竟他原本是先皇太子,如今就算他做不成皇帝,却也还要在这小小的岛上过一把帝王瘾,但在他心中却不得不佩服秦无炎的雄才大略。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却也让他治理得如此井井有条。然而尽管他心中叹服,口中却忍不住讽刺道:“还不是你巧取豪夺的结果。”

秦无炎似乎心情极好,毫不在意他的讽刺挖苦,带着他四处走动,以便让他熟悉环境。直到夜幕降临,在秦无炎的要挟之下,他换了他特意给他准备的华贵衣服,前往琉璃岛正殿受礼,算是正式接掌了琉璃岛主之位。由于是秦无炎亲自传位,又有着曾大牛等在旁侍候,琉璃岛众人虽然觉得将岛主之位传给一个陌生之人有点不可思议,但却都惧怕秦无炎,谁也不敢说什么。受礼过后,就是晚宴,自然免不了一翻热闹场景,徐玉反正是充当一个傀儡角色,一切任凭秦无炎去安排。直到晚宴结束,秦无炎送他回到布置典雅的寝宫休息——他才忍不住问道:“好了吗?我累了,好想睡一觉。对了,你说绿萝也在岛上,我今天怎么没有看见她?”心中想着那小妮子爱热闹,平时都是蹦蹦跳跳的,如今她既然在岛上,却为什么不出来?

“我怕那小妮子惹事,所以没让她出来!”秦无炎微笑道,“明天你就可以见着她了——琉璃岛倾注了我二十年的心血,玉儿,我希望你别不把它当回事。至于岛中事务,这些年大都是绿萝在打理,有她相助于你,大概没有什么大问题,而岛中一些桀骜不驯之徒,也都畏惧于她,不敢生事的,你的武功也足够压得下那些狂徒。所以,我还算是放心的。另外,关于秦皇宝藏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也大都知道一点,只要你找到七件神兵,应该可以打开第二层,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等着你们。”

徐玉听他说完,心中猛然一惊,他把琉璃岛给了他,那么他将来怎么办?他从和平岛回来,岂不是一无所有?以着他奢侈挥霍的个性,没有钱对于他来说,几乎就是一种折磨,他如果成功的杀了罗天魔帝与和平岛主,那么他就是自己的杀父仇人,难道他还指望着自己能够容纳得下他?想到这里,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他准备接手和平岛与罗天圣教,更甚者是皇位,中原的锦绣山河,自然要比这小小的琉璃岛大得多,他舍小求大,在常理之中;而另一种可能就是他根本就不准备活着回来,琉璃岛对他来说,已经一无用处,自然也就大方的拱手相让。

因此联想到他曾在船上说过,生不能同心,但求死能共穴,难道他疯狂到了这种地步?想到这里,背心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层冷汗,徐玉惊问道:“你把琉璃岛给了我,你自己怎么办?”

秦无炎闻言一呆,随即忍不住大笑道:“傻瓜!你也不想想,我控制了和平岛以及罗天圣教,天霞在我掌握中,我难道还在乎这小小的琉璃岛?把它送给你,是因为这地方有着我二十年的心血,更何况以你的性格,也比较适合在这小岛上自由自在的生活。”他口中如此说着,心中却也吃了一惊,徐玉还是聪明的猜测到了他的企图,虽然他以言语蒙混着,但不用多久,他就会明白——他还要这琉璃岛干什么?一个正邪两道都容不下的异类,一个已经一无所有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徐玉没有再说什么,秦无炎那平淡的眼神中,他能够看到的,绝对不是一个霸主对天下在握时的得意,而是一代枭雄看破权势的淡然,这反而更是让他担心。只要秦无炎还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那么罗天魔帝以及和平岛主,才有机可乘。但如果他连自己一并的算计了进去,就只有一个可能,所有人陪着他一起去死。

一夜无语,徐玉自然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而秦无炎却没有再去别的房间,就守在了他的门外,打坐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秦无炎向他告辞,绿萝也过来,只是两眼红肿,显然曾经哭过,见了徐玉,也不说话。众人在海边送行,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徐玉眼看着码头昨天还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只不过一夜时间,海面就剩下了孤零零的一艘大船,原本拥挤的码头一下子显得空旷起来,自然——这艘船乃是秦无炎等出海的船只,而别的船,却都已经让他给遣散了。

徐玉很是想留下徐思颖,没想到秦无炎竟然也同意,而徐思颖却果决的说——就算是天之崖、海之角,今生她都不会再离开他了!在她说这话的同时,徐玉看着她偷偷的看了秦无炎一眼,眸子中流出的深情,再也掩饰不住,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的师娘,原来早就对他有了感情,或者——当年他们之间就有了感情,只是蹉跎了十九年。秦无炎也算是幸福的了,有着如此佳人思念了他十九年,可如今,幸福在望,他却不懂得珍惜。人总是追逐着得不到的东西,而忽略了身边的幸福。

就因为这样,徐玉没有再阻止什么,各人有各人的执着,他不喜欢秦无炎专权武断的给他决定一切,自然也就不会再去要求别人什么。所以,他跪下来,恭敬的给这个从小将他养大的“母亲”磕头辞行,才刚刚站了起来,绿萝又过来拉着他,跑到秦无炎身边,拉着他一起跪下,秦无炎见了,忍不住笑道:“我的小公主什么时候这等多礼了?”

徐玉本是不从,但无奈给绿萝硬是拉着,二来秦无炎毕竟曾要挟情魔给他恢复武功,于他有恩,如今分别在即,此去生死难测,给他磕头拜别,也不为过。只是想到自己的父亲,不禁又是伤心又是焦急,绿萝也不答话,只是拉着徐玉给他磕了三头,然后两人又和曾大牛做别。曾大牛似笑非笑的看了徐玉上眼,笑容中有着说不出的奸诈,徐玉几乎就要怀疑他换了一个人,而正在这个时候,耳边忽然听到曾大牛用传声入密说道:“徐玉,我们和平岛再见!”

徐玉吃了一惊,抬头看着他,只见他向着自己眨了眨眼,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绿萝。徐玉心中会意,只是不解他们师兄妹之间到底有何安排。难怪绿萝不怎么对自己说话,却也是心中有鬼。想到这里,顿时心神大定,忙着向众人一一告别,眼看着众水手一并用力,扬帆起航,离岛而去。而秦无炎和徐思颖站在船梢,向他们挥手做别。徐玉眼见着他的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那模样,哪里象是去进行一场凶残的杀戮,而仿佛只是出海旅行看着船在海面上渐渐的变小,逐渐没入在一片蔚然之中,徐玉长长的叹了口气,绿萝拉着他的手道:“赶快去准备一下,今天夜里我们动身去和平岛,我师兄有没有把去和平岛的地图给你?”

徐玉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曾大牛给他的那张地图,是来自于绿萝的授意,当即忙点头道:“有,可是没有船,我们怎么去和平岛?”

“这个你放心,你别忘了,谁才是琉璃岛真正的主人?不是你,也不是我那师傅,而是我的母亲,她从小在这岛上长大,自然知道一些不为人知道的秘密。”绿萝轻笑着道,“我和师兄小时候淘气,也有一些师傅不知道的秘密,这次却是帮了我大忙了!”

徐玉没有问他们师兄妹之间的事情,此时只要能去和平岛,别的事情,他都不关心。

↑返回顶部↑

目录